特工Hart寂寞的心俱乐部


 

二.

 

Galahad是Vera成为护士后照顾的第一个病人。

 

一般来说,她这样的新人只会派去分部,与和她一样“新鲜“的菜鸟们待在一块。但眼下的状况可不能用“一般”来形容,半年前被Galahad炸飞的脑袋们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找到替代品的,而Kingsman内部的动荡也才平息不久。据护士们说,听到新任Arthur最终选定为前任Galahad时,所有人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感谢上帝,我们终于有了一个真正绅士的Arthur。”

Vera曾在听见护士长在办公室闲聊时这么说道,而她呢,则和这世界上所有的新人一样,为了不让自己无所事事,只好坐在一旁整理着这一年来总部所有病人的住院档案。

 

于是她理所当然的看见了Arhtur,也就是前任Galahad在九个月前的入院诊断书。

 

说真的,如果不是她刚好在今天早上撞见档案上的这个人在亲吻现任Galahad的话,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禁不住回想那场景的Vera猜,也许用“偷吻”来形容更准确些也说不定。

 

当Vera几乎快忘了这件事时,她注意到Galahad和她想象中的骑士相去甚远。请恕她冒昧,躺在病床上的这位Galahad,与其说是个训练有素的特工,看上去更像是邻居家比她小几岁的弟弟(从档案里得知这位骑士的确比她小上那么几岁)。

 

从麻醉效果里醒来的Galahad最初会犯迷糊,当问到Arthur是否来看望过他时,差点脱口说出了Arthur的名字(“Har……我是说Arhtur”)。Vere善解人意的假装没注意到他的口误,还向他保证,Arthur不光来看望他,并且看上去对他非常关心。

 

Galahad恢复的很快,没隔多久就能在医生的同意下拄着拐杖到花园里去溜达,时不时还能瞧见美丽干练的Lancelot在一旁陪着他。有一次,Vera无意间听到Lancelot安慰没法出外勤而显得无精打采的Galahad,“Merlin说他现在就可以给你去巴黎的任务,前提是你能拖着那条受伤的左腿背着J.B游过英吉利海峡同时不给后勤带来任何需要给你擦屁股的麻烦。”

 

Vera觉得那一瞬间Galahad沮丧透顶的眼神可爱极了,她敢保证不是她一个人这么想,因为在Galahad露出这表情的下一秒,妆容带着些禁欲美感的Lancelot大笑着揉了揉Galahad的头发,答应下次会带来更多的点心。这眼神总让Vera想起才学会走路没多久的小狗崽,尤其是在Galahad拒绝她的帮助,保证不会再发生滑倒在卫生间类似事件时哀求的眼神(“我能行的,Vera!那次受伤只是个意外!”),她不得不接受他的请求,实话说,她怀疑这世界上是否真有人能对这双眼睛说“不”。

 

 

“不,Eggsy。”

“Harry!!!我已经好了!!!我可以现在就背着J.B游过海峡再徒步到巴黎!!!”

“Eggsy,没人要游过英吉利海峡,况且我怀疑巴黎分部大概不会欢迎你,鉴于你在不久前才炸飞了他们三分之一特工的脑袋。”Harry Hart气定神闲的翻看着报纸说道,“还有,不介意的话我想提醒你,Eggsy,医生似乎并没有说你的身体已经恢复到可以执行任务,还是说,你想念那些报告了?”

“那至少让我出院,Harry,我快闷死了,还有J.B,我想它了,你好好喂它了吗?”Eggsy看向他的眼神充满哀求与苦闷,Harry Hart被铐住的情感在他耳畔嘲笑着,“伙计,你的这幅表情可一点用都没有,我们都知道你无法拒绝他。”

 

 

 

“好吧,Eggsy,”Harry Hart忍不住叹息,“明天,明天我会带你离开这里。”

 

Galahad如愿以偿的在醒来后第三个星期“走”出了医院,Vera为他感到开心的同时难免有些伤感,毕竟这是她的第一个病人。再说她不免开始担忧出院后的Galahad该如何面对Arthur,她曾在换药间隙留心观察过两人的互动,她以自己的护士生涯发誓,要么Arthur只是像个长辈一样过分疼爱Galahad,要么Arthur就是个擅长欲擒故纵的禽兽。

 

上帝保佑可怜的Galahad。

 

 

 

坐在Arhur专车上的Eggsy浑然不觉这辆车正悄无声息的驶向某条街道,此时此刻他正专心致志的低头与Roxy互发短信,远在比利时的Roxy表示会带上一打修道士啤酒来庆祝他第一次负伤出院,“所以,三天后,你家?”

 

这时Eggsy才注意到,沿途的路标与街景并非指向他家的方向,而那家熟悉的花店提醒了他,是的,他们狡猾的Arthur可从没说过“让他回家”这句话。

 

“很高兴你注意到了,Eggsy。”Harry Hart不紧不慢的摇晃着手中的威士忌,“不想知道为什么?”

“好吧,为什么?”Eggsy毫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气闷的问。

 

“以Arthur的身份告诉你,带你回我家是为了监督你在回归外勤之前顺利完成Merlin指定的任务报告,”看着Eggsy几乎是瞬间皱起的眉头,Harry Hart轻放酒杯,缓缓凑近那双散发着琉璃光泽的瞳孔,“而我,Harry Hart,除了认为Mr.Pickles和J.B都想你了之外,什么都不会说。所以,你怎么想?Eggsy?”

 

Eggsy Unwin生平第一次打从心底想亲吻那位陌生的司机,他叫什么名字来着?哦对了,Edward,如果不是他及时把车子停在Harry家门前,Eggsy保证自己已经抱住该死的Harry吻得喘不过气来,呃,这得要Harry不会把他揍下车才行。

 

 

绅士如Harry Hart当然不会对一个受了伤的年轻人动粗,对于有需要的人,他会尽到一个绅士的职责。比如无视对方的抗议,坚持用自己的身体替代拐杖,接着继续忽略那一点点尴尬,一回到家就体贴的给对方换上了早已准备好的睡衣。

 

“欢迎回来,Eggsy,你穿着这套睡衣看上去棒极了。”

“走开,Harry。”

“哦,我还指望一句谢谢呢。”

 

去他妈的绅士,Eggsy抱着胖了不少的J.B忿忿不平的想,我恨死绅士了。



——TBC

评论(3)
热度(70)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