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Hart寂寞的心俱乐部


一.


“这都要从Holborn警局说起。”

 

Edward打了个酒嗝,醉醺醺的炫耀,“Galahad,我是说,Arthur,从那天开始就不对劲啦,什么都逃不过我的眼睛,什么都逃不过。”

 

“可我听说,Arthur对Galahad偷车那件事非常生气,临走前两人还吵了一架。”有人不满Edward的洋洋自得,对着他高涨的虚荣心泼了杯冷水。

 

“哈,老兄,”Edward得意的笑了起来,“还不明白你为什么连申请都没通过,只能做个内勤?这就是为什么!我可靠的情报网告诉我,Arthur一醒过来就原谅了Galahad,而且,据说Arthur出院回到总部的前天晚上,”说到这他压低了音量,“Galahad是在医院过的夜。”

 

“‘可靠的情报网’?得了吧Edward,那只不过你们这些司机之间流传的八卦罢了,比太阳报的头条还不可信!”

 

“我以后座靠椅上污渍的名义发誓!”Edward灌了一大口啤酒,那一大块掉在沙拉酱花掉了他一整个下午,“Arthur可是让Galahad在他的车上吃Greggs的三明治!老天爷!Greggs!看在上帝的份上!”Edward重重把杯子放下,“别再有三明治了!”

 

 

Edward对面的棕发男人同情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他多少有些明白Edward的感受——毕竟他可是在为那位可爱的Lancelot开车,更何况打从一开始,他还天真的以为Galahad和Lancelot是唯二两个顶着Kingsman头衔谈恋爱的特工呢。

 

但是,三明治?想到之前的遭遇,他甚至有些怜悯朝着毫不知情的Edward叹了口气,总有一天你会想念三明治的,老兄。

 

 

 

不幸的是,无论可怜的Edward多么虔诚的信仰着上帝,那晚酒吧里他发自内心的祈祷也并没有传到上帝耳朵里,至少,今天没有。

 

在Edward看来,一切都和平时没什么不同,除了为躲开街道上比往常多了几倍的人群以外——没错,他们引以为傲的伦敦地铁正一如既往的罢着工。他打算将车开上那条备用路线,这时,Arthur制止了他,吩咐他按照往常的路线开车,并且在中途下车,吩咐他在路口等候。

 

二十分钟后,Edward从后视镜里瞄到Arthur手中的纸袋,Starbucks那条巨大的人鱼标志正在无声的嘲笑着他毫无用处的祈祷。Edward机械的转动方向盘,棒极了,他想, Galahad会在后座用奶油和糖浆对他的车子做些什么,他可一点都不想知道。

 

 

 

 

Harry Hart这辈子从未进过任何一家连锁咖啡店,对它们的产品也没有任何兴趣,所以如果问他为什么此时此刻,Kingsman的新任Arthur会在牛津街最大的Starbucks门口同年轻人和游客们一起排着队,等着今天的限定口味特价活动开始,去翻翻看他手机里最新的那条短信说了什么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Harry,Roxy今早来看我,她带了一大盒烤松饼,据说是她妈妈亲手做的,如果你来,说不定我会考虑给你留一些。”

 

Harry Hart回想着Eggsy发来的短信,尽力在脸上维持着一个绅士最低限度所要展现出的笑容。伦敦夏日的高温正伸出火舌灼烧着他的身体和心灵,不过在那之前,先烧掉的是他的理智。天知道他为什么要在收到消息后脑中会浮现出那张照片:Eggsy和Roxy亲昵的头靠着头,一人手里拿着一杯颜色怪异的……液体,对着镜头开心的笑着。Roxy将照片发到骑士们的聊天社区,独立于Kingsman处理器之外,只有Merlin、十二位骑士以及Arthur知道的秘密存在。即使是最严肃的Percival也留下了“看上去不错”的评论,而出于某种不愿深思的原因,HarryHart拒绝给照片点赞。

 

不过他倒是记住了两人手中塑料杯上的绿色人鱼标志,说实话,那真是难看极了。无论如何,Harry Hart理智的灰烬变成了女巫手中惑人的迷雾,将他带到这家Starbucks前(GOOGLE地图显示这是离他最近的一家),并且有幸或是不幸的,被店员告知今天是Starbucks的活动日。这就意味着Harry Hart在可以享受优惠这件他并不在意的事情的同时,得和人们在少见的高温下等上那么一会,出于绅士的本能,Harry Hart不会允许自己使用特权做出类似插队的行为,不,为了Eggsy也不行。

 

好吧,他的确向店员再三确认过,Starbucks不提供外卖,买多少都不送。

 

总之,Harry Hart买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杯连锁店咖啡(如果加了果酱和大量奶油也算的话),并且在店员问到“先生,请问您有会员卡吗?”时第一次回答“不,谢谢,我想我暂时不需要那个。”不管怎么说,这都算是个新奇的人生体验,而到了他这个年纪,想要体验某种新鲜的从未有过的感觉,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你真的跟店员那么说了?说你没有会员卡?”Eggsy捧着星冰乐,上半身靠着床头,骨折的左腿高高吊起,面前的矮桌上放着一碟烤松饼,他拿起一块递给坐在床边的男人,一边一脸饶有兴趣的问到。

 

“是的,我这么说了,”Harry Hart礼貌的接过松饼,用手帕包住,看来暂时没有品尝它的打算。“嘿,”Eggsy见状抗议,“你知道我是在把我的晚餐省下来给你吃的吧?”

 

“所以,我没理解错的话,你这是在向我抱怨这里的食物,Eggsy?”

 

“哦,什么?不!才没有!我是说,不能对医院的食物有太大的期望,就算是Kingsman也一样,对吧?只不过这里每一顿尝起来都一样,Roxy说我还得在这待上十多天,有备无患,你知道的。”

 

Eggsy说完,撅着嘴耸了耸肩,他可不想在Harry面前抱怨太多,比如洗手间地板太滑之类的,更何况他至少有十多天的时间不用面对Merlin催他交任务报告时反光的镜片,为此他甚至想亲吻自己受伤的左腿。

 

“说到Roxy,她去哪儿了?她也受伤了吗?”

 

“她送了松饼给我就走了,要向Merlin报告任务什么的,”Eggsy无聊的咬着吸管,“我们聊了会,我说她可以等你来再走,不过Roxy坚持要赶回总部,真可惜,我和她都期待这款限量口味很久了。”

 

Harry Hart一边听着Eggsy的说着他是如何带着Roxy去遍东区不知名但口味的咖啡馆,一边学着他先前的样子用吸管挑出一口奶油放进嘴里,至少和看上去的一样,这的确是奶油没错。

 

Eggsy突然停下了说话,楞楞的看着Harry,脸颊不知为何有些发红,“呃……Harry……”

 

Harry Hart不明所以,“是?”

 

看着Harry嘴角那块奶油,Eggsy的脸开始发烫,“你可以不用这么吃,我是说,我喜欢那层奶油所以会先吃光它们,但是你也可以直接将它们混在一起,像这样,”说着他拿过Harry手里的塑料杯,取下盖子,用吸管将奶油和下层的液体搅拌在一块,“虽然看起来有些恶心,不过我保证,尝起来会比看上去要好得多。”

 

Harry Hart接过杯子,他发现Eggsy的脸没那么红了,这让他感到不满,他抽出吸管,在Eggsy那杯仅存的奶油里挑了一小口放进嘴里,“我个人认为,Starbucks的奶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糟糕。”

 

“哦……那很好,”Eggsy的脸终于又令人满意的开始泛红,这让Harry Hart不得不调整了一下他的坐姿,“我很高兴你喜欢它。”

 

 

回到总部后,Harry Hart赶在下班之前做了两件事。他先给Roxy的照片点了赞,接着步行去了Starbucks,以Eggsy的名义办了张VIP会员卡。


评论(5)
热度(64)
  1. 偏差因子中华一包四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rains Bang
    幫忙設計的封面vvvvv 什麼是欲擒故縱的紳(qin)士(shou)? 請看第二篇:http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