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欢》番外


本子妖都O完售,感谢大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周泽楷在十四岁时第一次尝到烟草的味道。

 

那年暑假,他和父母一同回镇上老家探亲,初见多年不曾谋面的亲戚时多少还有些拘谨。好在老家有不少同他年龄相近的堂表兄弟们,都是半大的孩子,几天下来,很快便玩到了一块。

某天晚饭过后,长辈都去了前厅,周泽楷这些小辈一如往常地留下收拾饭厅。这时另一个年纪比他们都要大的堂哥走到窗边,左右观望一阵,小心翼翼地掏出烟盒,姿势熟练地点着了一根烟,无比惬意地抽了起来。

 

周泽楷一时间愣住,而其他几个反应快的立马丢下手中碗筷,凑上去嬉皮笑脸地求哥哥给尝一口。被求的那个一向没什么哥哥架子,见弟弟们一脸好奇,便拿出一根新的点燃,嘱咐第一次一人只能抽一口,笑着递了出去。

一圈很快轮完,最后只有原地未动的周泽楷为难地看着伸到鼻子下面的半截烟,他迎着周围或是鼓励或是期待的眼神,硬着头皮塞进了嘴里。

 

味道与想象中的大相径庭,并不怎么呛人,而且还有些薄荷的味道。不过即便如此,堂哥问到要不要再来一根时,他依然婉拒了对方。周泽楷默默地退到一边倒了杯水漱口,继续做起被众人丢到一边的家务。这时候的香烟于他,如出现在生活中的绝大部分事物一样,尝试过,不讨厌,也不喜欢。

 

而周泽楷真正意义上抽完人生中的第一根烟,则是在盛夏时节的深夜B市街头。

那晚他和那人一齐蹲坐在马路牙子上,两个人的两双手里都抓着满满的一把竹签,国家队领队和枪王就这么毫无形象地吃着烧烤。整条路上除了他们和烧烤摊子的摊主,再无第四个人,过了会,叶修吃完手里的,意犹未尽地咂咂嘴,点了根烟晃到摊主身边,你一言我一语地话起家常来。

 

周泽楷坐在一边安静地吃着自己那份。要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早几个小时叶修来找他时,他也正打算泡碗方便面吃。瞧见周泽楷手里冒着热气的水壶和桌上半开的泡面,叶修神秘地说,走,小周,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

 

直到坐上出租车,周泽楷才确信一路上只有自己和叶修两个人。叶修看出他的疑惑,解释说咱们去吃的这家老板特别有个性,平时要到晚上一两点才出摊,今天是看在叶秋的面子上才十一点就出来等着,我想着你可能没睡就来找你,这么看来咱们还真是心有灵犀。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笑了,不知为何,叶修没有叫上苏沐橙这件事带给他不同以往的开心,心头那簇火苗变大,迸出了火花。

叶修一路都在声情并茂地讲述这家他惦记了很多年的烧烤摊子是如何美味,这让周泽楷的期待值也提高了不少。而这也就是为什么到了地方下车时,周泽楷看着叶修快步小跑到街边蹲下时的样子,会一脸茫然地想,前辈该不会是在逗我开心吧?

 

这实在不怪周泽楷,叶修带他来的地方,别说“烧烤摊子”,就算是形容成“炉灶”都是抬举。他只见个四十岁的中年男子,坐在两个随地找来的板砖上,面前是七八块砖块堆成的小灶,上面放在一层黑乎乎的铁丝网,边上的篮子里放着几瓶调味料,拿过一串串食材就这么烤了起来。叶修在边上转了一圈没找到塑料板凳,拉过周泽楷一屁股坐在老板对面,一脸期待地盯着老板,似乎待会出炉的会是什么山珍海味。

 

不过关于味道,叶修倒是说的没错,之后连着加了三次料的周泽楷不得不承认,这是他长这么大吃过的最好吃的烧烤。叶修听了,叼着烟一脸得意,见后辈一脸吃饱喝足无比幸福的模样,下意识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来,递过去,小周,试试?

 

周泽楷已经养成了凡是叶修递过来的东西都会自动接住的习惯,待他看清手里拿着的是什么时,叶修已经把它点燃,散发出和往常叶修身上相似的味道。周泽楷抿嘴,他回忆起很久之前的那次尝试,又深深吸了口混合着尼古丁味道的空气,接过烟猛地抽了一口。

 

深夜的街道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连在一旁收拾东西的摊主也惊讶地看着他们。叶修又好气又好笑地拧开矿泉水递给他,哪有你这样抽烟的,不会抽就跟我说,逞什么强。

 

周泽楷咳得说不出话,只能摇头否认,私心里他只是想尝尝叶修喜爱的味道,但从未想过这味道对他来说会是如此刺激。周泽楷缓过气后暗自懊恼,他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再看叶修。

 

叶修没说什么,只接过那根未抽完的烟随口抽着,忽明忽暗的火星在昏黄的路灯的照射下几乎要与之融为一体。叶修抽完最后一口,意味深长地看了周泽楷一眼,轻轻巧巧地对着他吐出了一个烟圈。

 

夜风携着凉意轻抚着他们,而周泽楷竟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烫。

 

他想他知道为什么。

 

 

——END


评论(11)
热度(234)
  1. 墨喵中华一包四十 转载了此文字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