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欢》番外

想起来还有最后一章没放……


三.

 

飞机起飞没多久,周泽楷就栽倒在叶修身上睡得死沉。叶修没法,招呼空姐拿来一条毛毯给他盖上。中途上了三次飞机餐,不是周泽楷昏睡叶修吃,就是叶修打盹周泽楷吃,吃饭都吃出了时差。到伦敦时恰好是早上六点,叶修睡眼朦胧的靠在周泽楷怀里,歪歪扭扭地出了机场。待到下了出租车,岛国二月的冷风一吹,叶修哆哆嗦嗦的清醒了不少。他们这次来没住酒店,周泽楷花了心思要跟叶修过过小日子,托了人从回中国过年的华侨那里租了一套房,也算替人家照看着。

 

叶修刚进门就闻到一股玫瑰花香,换好鞋走进客厅,餐桌上一大捧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开的如火般热烈,花瓶前摆了一张写着“Happy Valentine’s  Day”的贺卡,背面写的是“Zekai to  Xiu ”叶修闻了闻花香,笑着说以前只收过你送的礼物,这次你不光送花,还把自己也送来,真是好大一份礼。周泽楷从背后抱住叶修,说以后都是你的,叶修就着姿势转过身搂住周泽楷脖子说,你早就是我的了。

 

 

最开始周泽楷提出去英国过情人节时,叶修正躺在他怀里吃着柚子看电影。周泽楷退役后选择留在联盟,和之前相比,总算有了个完完整整的十一假期。叶修陪着家人过完中秋,报备了一声便飞去了S市。黄金周国内国外哪儿哪儿都是人,他们不爱凑热闹,去超市囤了一个星期的口粮就待在家里吃饭睡觉滚床单。

 

中途叶修跟着周泽楷回他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吃过午饭,回家路上经过购物中心,叶修随口提起之前沐橙推荐了一部电影,特别适合情侣一起看,周泽楷一听,当即停好车,拉着叶修去买碟,还顺道买了不少水果,回家两人就窝一块看起片来。周泽楷一边用手指给叶修梳着头发,一边想上次他们两人一起过这么舒心没负担的日子是什么时候。

 

往回倒好几年,他记起在异国成功卫冕的那一晚,他和叶修分享了彼此的第一个吻,嘴唇相接的触感轻柔如梦,彼时的叶修同眼前的叶修一样让他沉迷不已。周泽楷下意识的地搂紧叶修,那人并没有察觉到恋人正沉浸在某种无法言喻的思绪中,专心致志的地低头吃着周泽楷给剥好的柚子。叶修前面的刘海有些长,一时疏于修剪,随着咀嚼的动作一颤一颤,他还算有良心,时不时掰几块塞进周泽楷嘴里。周泽楷看着怀里动作神情全然放松而显得有些稚气的叶修,忽然很想再做一次那个让他终生难忘的美梦。

 

于是他咬咬叶修耳垂,轻声说,我们去英国过情人节好不好。

叶修咽下水果,舔着手指说好啊,去哪儿。

伦敦,周泽楷毫不犹豫。

叶修舔完自己的又开始拨弄着周泽楷修长的手掌,嗯,我记得,咱俩就是在那儿确定关系的,你想故地重游?

周泽楷没说自己想不想,只问叶修好不好。

好啊,叶修后靠,把自己往对方怀里埋得更深些,去哪儿都好。

 

 

叶修回B市后没多久周泽楷就开始着手签证的事,有天苏沐橙去叶修家玩,他还有心情打趣,也不知道我和小周到底是有缘还是没缘,我俩同一天递的材料,面签的时间一个星期一,一个星期五,连以公谋私见个面的机会都不给。苏沐橙笑死了,你们本来就是去过二人世界,算什么公。叶修无辜地说那我不管,攒了那么久的年假我不用也不会给我兑成稀有材料。苏沐橙又说除了周泽楷谁能管你呀,叶修朝着楼梯口指指,压低声音说,这不是,苏沐橙一楞,连忙小声问道,你还没跟家里说不在家过年?

 

退役后的叶修,用叶秋的话来形容,真是乖得出奇。那一阵他每天出门都要看看太阳是从哪儿出来,生怕是自己做梦没醒。话说回来,他回来不到一年就给家里扔了个重磅炸弹,大变活人一般指着周泽楷说以后我就和他处对象,对照老爷子的个性,叶修再不乖点,周泽楷也很难再进叶家大门。

 

之后家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随叶修去了。叶修不指望他爸这种古板的个性能给他好脸色看,但是一想到周泽楷会因此自责,便下定决心给他家小周要个说法。叶修不想跟他爸正面交锋,私底下鼓捣他妈探过一次口风,叶老爷子只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看他表现”。叶修心里摸得门儿清,这个“他”指的可不是周泽楷,老头还是在跟他这个大儿子置气。

 

不过给条道让他走就行,再加上自己本来就应该尽尽孝道,于是逢年过节不必说,只要不加班一定按时回家吃饭,有空跟老头下棋和老妈唠嗑,走亲戚时也好声好气的在一旁陪着,他本是个极不喜欢被条条框框绑死的人,但只要一想到小周能早点成为他叶家人,转个身又乐滋滋的跟老头明里暗里较劲去了。这次来英国过年之前他妈有意无意的说,小周也退役了,你们这远距离还要谈到什么时候。

 

叶家妈妈是个开明人,看着儿子早起赶飞机,凌晨顶着黑眼圈回家,囫囵睡一觉第二天起来接着上班,说不心疼的是假的。叶修一听觉得这回有戏,才敢借着胆子不打招呼就跑出来跟周泽楷玩浪漫。

 

 

叶修在飞机上睡得不安稳,下了飞机为了调时差强撑着不睡,没过一会便头昏脑涨。周泽楷见他难受,扭头就去厨房烧水泡茶给他喝。叶修这几年因为工作需要出过几次国,喝来喝去还是只喝的惯本国的绿茶,周泽楷知道他爱这个,每年算着日子给他寄茶叶,从未断过。

 

茶是好茶,比如现在泡的这杯明前毛尖,在家时嘴刁的老爷子喝了也说是好茶,叶修脸上风轻云淡地说都是小周寄了孝敬您的,心里乐得尾巴快翘上天。周泽楷也给自己泡了杯,跟叶修在一起后他学着喝起茶来,之前在队里还被取笑,小周你怎么跟老人家似的天天抱着茶杯不放,他想起国家队开会时叶修说着说着就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一口,觉得这样挺好的。

 

两人赶在情人节前一天到,虽说喝了茶至少不犯困,但叶修全身浑身酸软提不起劲出门,他不愿干坐着,就趁着周泽楷在浴室里冲凉把房子转了一圈。周泽楷洗完出来不见人,听见声响在一楼厨房里找到了叶修,他正一口一颗巧克力吃的开心,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偷吃被抓包,还晃晃手里的包装盒问情人节巧克力我先吃了,不介意吧。

 

屋里暖气开的足,周泽楷只在下半身围了浴巾,上半身将将擦干,他走过去搂住叶修,分吃着对方嘴里的巧克力。叶修衣服还好好的穿在身上,被几乎半裸的周泽楷抱着亲着险些擦枪走火,他负隅顽抗一般嚷着小周你不要以为用美色就能诱惑我,快放我去洗澡,周泽楷不情愿的放开,叶修说我这一身臭汗,你也吃得下去。周泽楷小声嘟囔了一句“又不是没吃过……”叶修起先听得不真切,几秒钟后领悟过来周泽楷说的是什么,脸腾地红了,后悔自己怎么跟了这么个小混蛋。他恼羞成怒地瞪了周泽楷一眼,兔子一样噔噔噔的跑上了楼。

 

待叶修洗完换好家居服,周泽楷正在客厅里打开笔记本浏览邮件。他们穿着的这套是去年苏沐橙送的圣诞礼物,叶修看看自己,整一个普通居家大叔,再看看周泽楷,比广告上那个明星更像代言人。他挨挨蹭蹭地钻进周泽楷怀里,掏出平板上QQ给苏沐橙和他弟报平安,聊着聊着忽然伸手摸摸周泽楷下巴,又可惜似的“啊”的感叹一声。周泽楷不明所以,问他怎么了,叶修感叹着说,“想起来还没给你刮过胡子。”周泽楷笑着用光滑的下巴去蹭叶修脸颊,“以后天天给你刮。”

 

叶修白他一眼,“想得美,这是情人节才有的活动奖励,多了就不稀罕了。”周泽楷又说,“那我给你天天刮。”叶修一听,下意识揉揉自己下巴,气愤的说,“我到大叔的年纪,胡子都快不长了。”

 

也不知怎么,他体毛天生就不旺盛,头发倒还好,就算是二十来岁那会,胡子也比别人长得慢。之前在兴欣,老魏方锐他们都是一天不刮胡子就要被老板娘嫌弃,轮到他有一次三天没刮,包子发现新大陆似的说“老大你长胡子啦!”笑得方锐喷了老魏一脸豆浆。周泽楷见状赶紧安慰他,左边脸颊亲一口,“不是大叔,”右边脸颊再亲一口,“我喜欢。”叶修想想也释然,情人眼里出西施,反正再过两年小周跟他一样是大叔了。

 

他们飞机餐吃得太饱,白天随便吃了点冰箱里的面包应付过去,到了夜里,周泽楷刚铺好被子,叶修往床上一倒就不肯动弹。周泽楷只好哼哧哼哧地抽出被子给他盖好,然后自己钻进去把人抱个满怀。时钟刚划过九点,叶修已经困得眼皮直打颤,感觉到身边多了个热源,习惯性地蹭过去,他迷迷糊糊地打了哈欠,小声呢喃着。

“小周。”

周泽楷调暗了床头灯,靠在枕头上认真凝视着怀中爱人的眉眼,他轻声的应着,“嗯,我在。”

叶修努力睁开眼,仰起头亲吻周泽楷的嘴唇,“提前说一句,情人节快乐。”

“你也是,情人节快乐。”周泽楷不带情欲的回吻,结束时叶修已经睡着,他关掉光源,安心等待情人节的降临。

 

 

 

情人节的早晨,叶修是在食物香味的环绕下被叫醒的。周泽楷用冰箱里的食材凑合着煮了锅八宝粥,叶修洗漱完来到餐厅时桌子上还摆着三碟小菜,他们虽身在异国,日子却过得比在国内还讲究。吃完叶修晃来晃去的消食,周泽楷洗着碗,提议下午去趟中国超市,叶修说好,过了会他趴在周泽楷耳边问,小周你今天准备了什么惊喜给我?

周泽楷边笑边摇头,“没。”

叶修佯装不满,“小周你真是不懂浪漫,情人节只知道拉我去超市。”周泽楷不反驳,他慢条斯理的放下洗碗巾,脱掉手套,在叶修猛然醒悟过来的眼神中将他摁在冰箱门上,罗曼提克了个够。

 

 

计划不如变化,两人腻歪到下午,快傍晚时分才收拾整齐出发去超市。周泽楷推着购物车,叶修跟在后面,心里直打鼓,白天小周一直忍着没进去,套子要买几盒好?国外的套子是不是尺寸都比较大,小周能用吗?周泽楷注意到时,发现叶修正对着一排安全套脸红发呆,他快步走过去,轻声对着叶修说了句话,叶修的脸瞬间红的如同客厅里那束玫瑰。直到两人拎着几大袋东西出来,叶修脑子里还反复回响着那句“别买,我想进到你最里面。”

 

 

越来越不得了的周泽楷拉着脸红红的叶修坐地铁回家,却是和来时不同的路线,叶修随口问去哪儿,“还有样东西没买,”周泽楷说,低头看看手表,“买完就回家。”

“哦,好。”叶修不疑有他,安静地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起来。

 

出了站,周泽楷带着叶修在人群中穿梭自如,好似对这儿熟悉非常。叶修看着路边装修精美的店铺橱窗,心头浮现出一股异常的预感。不多时,周泽楷站定在一家珠宝店前,神色如常地推开门,拉着叶修的手温柔的说,“来。”

 

叶修失语一般望着周泽楷和他身后一橱窗的戒指,他想说我们手里还拎着超市买的面粉青菜,你就带着这些东西来买戒指……?

 

周泽楷见叶修站住不动,语含诱哄又夹杂着失望地问,“不愿意?”

“愿意是愿意……”叶修急忙辩解。

“愿意就好。”不等他说完,周泽楷勾住叶修的手便往里走,明明没用多大力气,可叶修偏偏挣脱不开。

直到戴上戒指,叶修才后知后觉地想,他这是被小周上套,不对,套上了吧?

 

 

 

 

后来叶修领着周泽楷又回家见了一次父母,被无比好奇的母亲和叶秋问到求婚现场时,他只是轻抚无名指上尺寸分毫不差的戒指说了四个字,一言难尽。

 

 

 

 

 

 

————END


评论(7)
热度(347)
  1. 墨喵中华一包四十 转载了此文字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