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叶秋在沙发上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放下报纸扫了眼腕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他下午办完事早早回到酒店,解决了晚饭,在他哥房间里百无聊赖的看了会电视,想想左右无事,于是换上便服,坐到酒店大厅里守株待兔。




大厅里坐着的人已经不多,侍应生在叶秋身边来回走动几次,终于走近示意撤下茶碟,给他端上杯柠檬水。叶秋正想着要不要打电话给他哥,举起杯子还未来得及喝上一口,大门入口处便传来一阵嘈杂的人声,紧接着一队人陆陆续续的走进大厅,定睛一看,正是从庆功宴归来的国家队众人。


 


先进来的孙翔是头几个坐上车的,照他的酒量,目前正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他和唐昊两人互相搀扶着下了车,趔趄着走进酒店,双眼朦胧的瞧见一个人朝这边走来,起初还以为是酒精作祟,脑子不清楚,待到那人走近,还张口说起话来,霎时间惊得孙翔直用胳膊肘撞唐昊。唐昊稀里糊涂的同眼前人眼神一对上,顿时勾着孙翔倒退好几步。怎么回事,叶修这是醉的灵魂出窍,提前飘回酒店对孙翔打击报复来了?


 


叶秋无奈的看着面前惊慌失措的两个人,向前几步试图让他们冷静下来后再做一遍自我介绍,此时方锐和张佳乐也歪歪斜斜的蹒跚走近,见了叶秋,兴高采烈的喊了声“弟弟”。电光火石之间叶秋脑子里已经转了几个大圈,一下子就明白二人这般的举动是从何而来。看他们喝醉的样子想来再解释也没用,叶秋直接越过孙翔和唐昊,边帮忙扶着方锐边问看见他哥了没。




方锐喝多就亢奋,他跟孙翔一辆车,知道叶修在哪儿才有鬼,一个劲口齿不清的说老叶?老叶不是周泽楷粘在一块儿吗?妈的,今晚两个人你侬我侬卿卿我我的,撕都撕不开,老子狗眼不够换的,连个敬酒的机会也没有,不厚道,太不厚道了,真不愧是我们兴欣出来的。张佳乐也忿忿不平的帮腔,就是,老叶真不是东西,一点都不注意影响,身为领队带头乱搞情侣关系,考虑过我们单身狗的心情没有,撤职撤职!




边上的叶秋皮笑肉不笑的听着一对醉鬼酒后吐真言,脸上表情毫无破绽,心里直打鼓。虽说阻扰别人谈恋爱会被驴踢,尤其这人还是他哥,可是照这个架势,作为一个称职的小舅子,今晚防止亲哥酒后乱那个什么是势在必行的了。可万一待会叶修真要抱着被子往周泽楷床上跑,他这个做弟弟的拦不拦得住也是个问题。




叶秋越想越不对味,防范于未然,抬脚便往门口走,没几步碰上王杰希。微草队长是联盟里除了兴欣队员,少数几个见过叶修弟弟的人。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叶修某次同联盟队长们开完会,叶秋来接他,正好在停车场碰上王杰希,一来二去,打过几次照面,也说得上几句话。




他一向客气,本想寒暄几句,倒是原本礼数周到的王杰希更直截了当,对叶秋点点头,叶修喝醉了,还在外面,看样子不太好。王杰希眼见着叶秋脸上公式般精准的笑容瞬间失去支点,散沙一样垮的不成样子,他眼角一跳,到嘴边的那句“孙翔不小心用加了酒的可乐给他敬酒”愣是没能说出口。


 


被误以为魂魄离体的叶修倒真的宁愿自己灵肉分离。他一手扶着路灯,另一只手支住打颤的膝盖,喉头耸动,试着咽下又一波涌上的反胃感,胃袋如同丢进洗衣机里搅动脱水过一般,除了零星一些胆汁,再也吐不出别的什么,嘴巴里不光泛酸泛苦,还有一股子涩味在口腔里四窜,想来用铁锈水漱口也不过如此。叶修尝试按压几下胃部,瘪瘪的,气体都走光了,只剩下一些零碎残渣卡在嗓子里,不上不下。他吸气,腰弯的更低,只希望这次能吐个干净。




周泽楷用手臂拦着叶修的腰,生怕叶修没力气了一头栽下。叶修不知道吐了第几遭,他眨眼挤出几滴眼泪,又觉得低着头还是什么也看不清的好,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混着鼻涕流进嘴里,伸出舌头一舔,顿时勾起另一阵恶心。




大概是激烈的肠胃运动调用了太多的血液,此时叶修脑子里一片雾蒙蒙,他不着边际的想,这东西喝起来不显山露水,讨起债来让人恨不得脑浆都从嗓子眼里呕出来。




叶修粗喘几口气,捱了几分钟才撑着大腿缓缓直起身。腰弯的太久,站直时向后仰,连着倒退两步,奄奄一息的栽进周泽楷怀里。他整张脸已经一塌糊涂,周泽楷夹着袖口为他揩着嘴边和眼角,苏沐橙拧开矿泉水递到叶修嘴边,叶修低头就着,喝没几口脖子受了罪,周泽楷见状接过水瓶,一点点喂给他。叶修全身的力气加起来也不会比一个耗光电的废电池好多少,气喘吁吁的喝完半瓶水,脑袋歪在周泽楷颈窝,忽然不知看见了什么,低低地“啊”了一声,朝男朋友怀里躲了躲。


 


叶秋气势汹汹的杀出大门,抬头就看见他哥抽了筋似的跟周泽楷黏糊在一块。他有心训斥叶修不像样子,紧接着走近两步仔细瞧,未看清人,先被地上秽物味道刺得眉头直皱。他哥活脱一副被摁在地上用墩布拖几个来回的模样,叶秋还未见过叶修如此狼狈不堪,一时间什么旁的心思都没了。叶修见弟弟神情松动,抓紧机会,气若游丝的说了句“弟啊……”虚弱的样子惹的周泽楷心头酸胀难忍。叶秋兵败如山倒,赶忙上前扶住叶修,“别说了,先进去,你这一身汗,小心着凉感冒。”




叶修这下不敢嘴硬说什么哥的身体好得很这种话,乖乖的由着叶秋和周泽楷一人一边撑着他回酒店。苏沐橙在一旁轻声细语的解释,说是晚上不小心喝了掺了烈酒的饮料才会这样,叶秋点着头听着,过了半晌才语带疑问的说,我记得老板娘提过,我哥跟我一样,酒品好,喝醉了倒头就睡,从来没说过他还会吐得这么厉害,是不是吃坏了东西,要不去医院检查一下?说完作势就准备带着他哥出电梯。叶修一听,不知哪里生出一股力气,挣出他弟的手抱着周泽楷转了个圈,缩在电梯角落里有气无力的喊,叶秋你就知道折腾你哥,走远点走远点。




叶秋气急,又拿他哥没办法,出了电梯往房间走的那段路上还不放弃的劝说他哥去医院检查检查,哪怕吊瓶盐水呢!叶修说喝醉了吐一吐不是很正常,为这种小事去医院我是医生都要把你踢出来,兄弟俩你一言我一句的斗嘴,倒是让叶修恢复了点精神,脸色比起刚才那股惨白,算多刷了一层米浆,多少带出些人气。




苏沐橙跟在后头含笑听着。她知道叶修有意护着周泽楷,直接略过淋雨那茬不提。她不知道的是,叶修摸摸脸皮,不够厚,叶秋真要追根刨底,他可不好意思跟弟弟说我与小周恋爱二三事。不过苏沐橙自己也觉得那是情侣之间闹别扭,要她当着本人的面还真不太说得出口,可转念一想,周泽楷早就把叶秋当小舅子看,一家人好像也没什么不能说。


 


周泽楷知道叶修是真不想去,他这人最不耐烦折腾这些琐事,再者,如果叶修的确需要去医院,不用叶秋开口,他也会把叶修扛去。周泽楷见叶修脸色好了些,于是开口帮叶修说话,他心里头高兴,说话也跟着不过脑,轻飘飘的就供出了下午那事儿。




叶秋听了,不轻不重的哦了一声。叶修长叹,不怪敌军太狡猾,只怪我军太老实,自己做了个套跳进去。苏沐橙本想跟着看戏,可惜到了房门口,依依不舍的进了门,临了还跟叶修比了个手势,具体是什么意思,叶修不想懂。


 


剩下三个人转了个弯,到了地方。叶秋客气的说,麻烦你了周队,你快去休息,我哥就交给我。


周泽楷不动,横在叶修腰间的手臂没有放开的意思。叶修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凑到他耳边小声嘀咕几句,周泽楷才不情不愿的松手,把人交到叶秋手里。


 


“弟,”叶修嫌身上味太难闻,一进房就趴在床上翻找换洗衣服,边找边慢条斯理的说,“你哥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今晚你就委屈一下,睡个沙发呗。”


 


站在床边的叶秋面无表情地陷入沉思。他想,我是把床上这个二皮脸打一顿再说呢,还是先去把他那个祸水对象揍一顿比较好?


 


——TBC



评论(6)
热度(292)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