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是,像叶修这样的老家贼,也有栽在孙翔这只小家雀身上的一天。

 

那边厢,粉丝正借着酒劲提出拥抱一下的要求,枪王虽然脑袋里晃荡的东西九成九都变成了酒精,毕竟还心心念念着落单的前辈,他见识过去年的庆功宴,知道队友们是如何围追堵截叶修要对他灌酒的。眼下面对热情的粉丝,周泽楷想既然已经和前辈确认了关系,就不能再随便和旁的人有什么亲密动作,于是象征性的迅速搂了一下对方肩膀,拍照签名一气呵成,一步并作三步的向叶修那边小跑而去。

 

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周泽楷回到座位,正瞧见王杰希和喻文州一左一右架着叶修,使劲将他往椅子上放。旁边站着孙翔,一脸茫然不解,见周泽楷来了,嗫喏的说了句“队长……”便尴尬的垂下头。

“可乐里掺了不少酒精,孙翔酒量好,大概是没喝出来。”喻文州见状便为孙翔解围。周泽楷嗯了声,看叶修这模样,一时半会他还顾不上追问前因后果,只是道声谢从二人手里拦腰接过叶修,小心翼翼的搂着他往沙发挪动。王杰希推推孙翔,示意他也去帮忙,孙翔反应过来,跑去将沙发腾出一块干净地方。周泽楷不愿叫醒叶修,不管有没有人看,一个横抱将他抱起,动作轻柔的放在沙发上,又伸出自己的大腿给叶修枕着。

边上的孙翔看在眼里苦在心里。他老觉得刚才周泽楷扫他那一眼特别渗人,天知道他只是想用可乐给叶修敬酒!虽说是他理亏,但是这叶修酒量也太差了!这么差的酒量怎么做领队!这下他可真是有苦说不出,跳进黄浦江都洗不清。

   其实孙翔才是误会了周泽楷。他喝多了看谁都模糊,得睁大眼睛看才清楚;而且要说怪谁,周泽楷首当其冲也只会怪自己,敬酒的不是孙翔也会是别人,毕竟叶修不止目标大,还皮脆,一时失了掩护,周泽楷还真庆幸钻空子而来的只有孙翔一个,而不是别的谁。

   

  “叶修被灌倒啦?谁灌得?孙翔是你吗?”不知跑到哪儿去的苏沐橙突然冒出来。似乎是很久没看到叶修喝醉,见他倒在周泽楷大腿上人事不省的样子,语气里甚至有几分新鲜和看戏的意味。

   孙翔一听,大姐你可别火上浇油了,没看见队长两只眼睛快把我瞪穿了吗?他急忙解释,说自己只是想给叶修敬酒,不知道这可乐里谁这么缺德加了那么多酒,要是知道他肯定不会给叶修喝,真不是成心灌醉叶修。几句话能说清楚的事,孙翔这么一紧张,愣是讲了半天还前言不搭后语。苏沐橙显然喝了不少,她看着孙翔涨得通红的脸觉得有趣极了,她笑眯眯的说你别紧张呀,小周也没怪你,是不是呀小周?

 

 

   枪王闻言,抬起头来看了眼孙翔,接着摇了摇头。孙翔满脸茫然,摇头是几个意思?是不怪我,还是她讲错了就怪你?见孙翔依然不解,周泽楷只好补了句“不怪你,”又低头温柔拂过叶修额头,轻声自责,“怪我。”

   孙翔如蒙大赫,他可不想做电灯泡打扰周泽楷和叶修的“二人世界”,打个招呼便走开了,离开前不忘给苏沐橙一个感激的眼神,可惜女神正戳叶修脸颊戳的起劲,根本没在意孙翔的小动作。反倒是白庶注意到几人的动静,又看了看周围,这时除了少数一些清醒的,大部分都喝的东倒西歪,一群人横七竖八躺在椅子和沙发上。他和喻文州一合计,也差不多该回酒店了,于是剩下这些还能用两条腿下楼梯不摔跤的,一个帮一个扶,好不容易把醉醺醺的队友和同事拖上的士。

 

   最后只剩下苏沐橙在楼下等着白庶和周泽楷把叶修给抬下来,司机一看,两人中间夹了个喝晕过去的,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个最难缠的酒鬼,生怕上车后吐自己一车,连连摆手表示不接客。白庶好说歹说,掏出钱包保证吐了管赔,又把酒店名报了一遍,司机才叹着气同意几人上车。

  

  开车后没多久,一直安静缩在周泽楷怀里的叶修开始呼吸急促,挣扎着起身,周泽楷本想把他搂紧,谁知叶修挥手的力气奇大,一下将他双臂打开。叶修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转了转眼珠,大概是看清了身边的是谁,他紧皱眉头捂住嘴巴,模糊不清的说,小周你让开点,我想吐。说完瞧见窗外飞速后退的景色,叹了口气,后仰在靠背上不再言语。

   就这么忍了会,的士开下大桥,路边人行道上一盏盏昏黄的路灯扫过叶修的脸,如同给整张脸刷了一层泥浆。周泽楷伸手去摸叶修的额头,汗涔涔的,他接过苏沐橙递来的纸巾给叶修擦汗,白庶扭过头小声说,我让司机开快点,叶神你再忍忍。

   叶修正努力压制着翻江倒海的胃部,让它别太快造反。司机开始加快车速,这让他陷入一种只要自己一开口,就会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的错觉,只能有气无力的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声呻吟表示还行。苏沐橙此时已没了玩笑的心态,后座宽敞,她和周泽楷一人靠一边,尽量让叶修躺平。苏沐橙又转身从包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手帕,递给周泽楷,示意他先给叶修后背擦擦汗。周泽楷手背触到浸湿的衬衫,前额不知怎地也渗出几滴冷汗。

   苏沐橙低声不解的说,以前叶修喝醉从来都是喝完就睡着的,像这样想吐还是第一次,他这是食物中毒还是……

   “他淋了雨,”周泽楷双眼幽幽的看着苏沐橙,低头用嘴唇轻柔的摩挲叶修湿成一缕缕的刘海,“还吹了风。”

   苏沐橙明了,也怪叶修自己,下午着凉一时半会还看不出什么,晚上吃了不少油腻的东西,再和酒精撞上,这样乱来,不难受才怪。为了缓和气氛,苏沐橙撑着笑脸打趣说,他身体可真差,周泽楷嗯了一声表示赞同,又说,回去,和我一起锻炼。周泽楷想到能拉上前辈和自己一块做运动,嘴角不由自主的抬起,这时叶修哼了一声,他刚好看些的脸色顿时比之前还难看几分。

  叶修难受归难受,该听见的一点都没漏。周泽楷说要和他一起锻炼,光是想就觉得肚子更加难受,他昏昏沉沉的躺着,只有哼哼的力气表达抗议。这会儿集训时周泽楷早起晨跑的画面走马灯一般浮现在叶修脑海里,他苦兮兮的想,我都这样了小周还想着法折腾我,趁我病要我命,看来谈对象这种事风险不是一般的大。

  

  坐在副驾驶座的白庶从后视镜里瞄到周泽楷的脸色,心里猛地打了个突,见司机打灯准备转向,他连忙说到了到了。后座两人急忙扶起叶修,周泽楷宝贝似的又给叶修擦了擦汗,边擦边说,快到了,快到了。

  叶修睁开眼时,司机正一个急刹停在酒店门口,他也不知哪里生出一股力气,推开周泽楷冲出车门,扒住路灯,“哇”的一声,不管不顾的吐了出来。


——TBC

评论(10)
热度(307)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