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周泽楷夏天宣布退役时,叶修请了两天假飞去S市见他。

 

 

 

接机的那位的士司机四十来岁,一路健谈,叶修早起赶的飞机,坐在后座嗯嗯啊啊的应付着。电台切到枪王的退役特辑时他开了口,“师傅,广播麻烦大点声。”

 

 

 

司机调侃着说自己是不大懂荣耀这个年轻人鼓捣的东西,给叶修调大了音量。读着稿子的主持人听起来比周泽楷这当事人还伤感,背景音乐配合着哀伤的语调,不时穿插回顾枪王这荣耀九年之中赛场上的经典时刻。常规赛,季后赛,世界邀请赛,连商业邀请赛都做了进去,如果做这个特辑的人不是提前知道消息,那他一定是个对赛场上的枪王无比上心的死忠粉。

 

 

 

从后视镜里瞥见叶修正闭着眼睛听得入神,司机便没再开口打扰,等快到地方才忍不住好奇问道:“你也是那个周泽楷的粉?”叶修想了会,笑着说算是吧,说完付了钱,转身上楼。

 

 

 

他自己退役了两次,电视台和报纸上做的报道一次比一次煽情,他一向不太爱看这些,采访也一律推掉。现在遇上周泽楷退役,尽管他比任何人都要早知道这件事,在真正发生之前,总觉得没有实感,不似真的。留在他脑海里的,是第五赛季他人介绍的新人周泽楷,第八赛季电视里头一次夺冠的周泽楷,第一届世邀赛和队友一起捧起奖杯的周泽楷,还有早晨醒来,在他身边安静睡着的周泽楷。这场退役并非始料不及,他不太担心周泽楷处理不好退役前后的情绪问题,叶修只是对自己有些许懊恼,不知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拥抱即将回到他身边的那个人。

 

 

 

他用房卡刷开大门,屋子里长久不见人气的味道冲的叶修直皱眉。第二届世邀赛结束后没多久,周泽楷就买了这套房。这块小区主要面向单身精英,注重保护住户隐私,加上离战队开车十五分钟的路程,周泽楷闷不吭声的签完合同,给叶修发了条消息,说想邀请叶修来新家看看。

 

 

 

叶修还真抽空来过一次,头一天兴致勃勃的和周泽楷逛遍了家具城,逛着逛着就给房子里添置了不少物件;第二天周泽楷起了大早,吃完早餐拉着腰酸背痛的叶修跑去花卉市场兜了一圈,最后抱着一大束红玫瑰上了车,叶修拦都拦不住。等定制的家具送到,叶修也飞回B市,周泽楷拍了几张照片传给他看,甚至心痒的发了条微博,只有一张图,什么文字说明都没有。苏沐橙截图给叶修,叶修失笑,笑完了用万年不登陆一次的微博账号上去给周泽楷点了个赞。

 

 

 

转眼夏天过完,秋天接踵而至,常规赛一场一场的打着,周泽楷有空就会去屋子里转转,每次去都带着束玫瑰,看着它就会想起那天叶修通红的脸颊。后来常规赛进入中期,他也不大有时间过去,就请了阿姨每星期去家里打扫卫生。周泽楷同几年前一样,在战队联盟和广告商之间轮轴转着。有天中午阿姨打电话来,说客厅花瓶里那束玫瑰枯了很久,眼看着快到过年,她做不了主,只好问问主人家能不能扔,周泽楷沉默半晌,说,那就扔吧。

 

 

 

 

 

 

 

之前的全明星周末,周泽楷只来得及跟叶修见一面。叶修带着他七拐八拐,钻进个没人注意的杂物间,两人抓紧时间吻了个天昏地暗,吻到再不分开就要打电话喊急救车。被压在墙上的叶修掏裤子口袋里不解风情震了半天的手机,眼神示意周泽楷至少让他接个电话。周泽楷不得已退后,又恨恨的解开叶修衬衣,对着锁骨重重了一口。叶修吃痛,右手四平八稳握着手机,左手对着周泽楷腰眼用力掐下去,周泽楷闷哼一声抬起头来,眼睛里烧起来的欲火挟着不甘和委屈,烫的叶修后背发麻。他只好三言两语结束通话,好声好气的安抚起弄脾气的男朋友。

 

 

 

可叶修也没办法答应周泽楷更多要求,他晚上就要赶回B市,来全明星只是露个脸助个阵。他扒开衣领,露出另一边锁骨,说小周你在这也盖个戳,刚才那个,不够深。周泽楷红了眼,真就扑上去,咬的叶修又麻又爽。等好不容易松了口,叶修低头一看,苦笑着想,给这小崽子啃两口就能消气,也算值了。

 

 

 

周泽楷下嘴没个轻重,叶修锁骨上一圈吻痕,红的红紫的紫,单独拍张照片就能做家暴现场的证据。周泽楷看了也心疼,回过头来轻轻柔柔的含着叶修嘴唇,讨好的吻。到了这时候,叶修才真的舍不得推开他。叶修只好手里扣着扣子,嘴巴还和周泽楷的粘在一起难舍难分,他用气音说,小周,下次见,然后猛抱了周泽楷一下,头也不敢回的走了。

 

 

 

后来周泽楷想,叶修说的下次见,就像小时候家长为了安慰哭闹的小孩口头答应的承诺,可能是糖果,也可能是玩具,也许有,也许没有,能不能得到,全看运气。他又想到那件空荡荡的屋子,叶修曾经站在阳台指着远处说小周原来你就在那儿吃饭睡觉训练。那时候的叶修可爱至极,和现在不一样。现在的叶修,周泽楷分不清是可爱多些,还是可恶多些,思来想去又觉得自己错怪了人,可到底该怪谁,怪什么,周泽楷也说不准。

 

 

 

 

 

那次杂物间短暂的见面之后,叶修开始隔三差五的跟周泽楷视频,所以周泽楷想,叶修到底还是可爱多些。他买了个高清摄像头,摆在电脑前,正对着自己,笑嘻嘻的对周泽楷说,小周你来监督我戒烟呀。两人不一定说的上话,可能晚上周泽楷刚打开视频就被经理叫走,回来看见叶修聚精会神的敲打键盘,也不打扰他,只安静的看着,时间到了,说句晚安,心满意足。

 

 

 

 

 

 

 

叶修进了屋,先是开窗通风散气,然后打开冰箱,计划趁着周泽楷还没回来做个午饭。昨天他们视频,周泽楷情绪看着不错,叶修心里却一清二楚,他没提别的,只说小周别忘了买菜,明天你得回家吃。忙完厨房里的事,他又去浴室给浴缸放满热水,拿好换洗衣物放在一边,做完这一切,叶修心里充满了成就感。

 

 

 

周泽楷进门时便闻到一股饭菜香,叶修穿着围裙从厨房里跑出来,站在玄关看着他脱鞋,轻声说,回来了先去泡个澡,马上就能吃饭了。说完自己都发笑,这话怎么听着跟岛国动作片开头似的。周泽楷一把将叶修抱个满怀,贴在他耳边说先吃你,叶修才不陪他闹,但这一时半会也不会推开他,两个人就这么抱着,最后还是叶修先开了口。

 

 

 

小周也退役了。

 

嗯。

 

没事儿,我都退两次了,还不是好好的。

 

前辈,厉害。

 

怎么又叫我前辈了,嗯?既然知道我是前辈还不听我的,来,快去泡澡换衣服。

 

再等会。

 

再等饭就凉了。

 

 

 

到这儿叶修知道周泽楷是真没事了,拍拍周泽楷肩膀,催他起身,周泽楷松开一小会,又突然把他抱紧。

 

春节,一起过。

 

好,一起。

 

情人节也一起。

 

 

 

 

 

叶修伸手回抱住周泽楷,说,好,都听你的,咱们一起过。

 


 


 

——TBC

评论(5)
热度(206)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