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欢》番外

 


 


 


 

一.

 

 

 

这一年的春天来得特别晚。

 

 

 

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叶修喝过腊八粥,暗自算着日子,好不容易盼到小年,中午同父母和弟弟吃完午饭,下午就拎着行李打车去了机场。叶秋追出大门,满脸震惊的瞪着出租车后座的哥哥,你真不在家过年?叶修闷笑,多新鲜,他这个弟弟真是越活越回去,敢情他这是头一回在外面过年么。

 

 

 

想来是他这几年老实的多,大小节日陪在父母身边任劳任怨,从未缺席,让叶秋当真以为这个哥哥改邪归正。谁曾想到那都是糖衣炮弹,今儿突然来这么一出先斩后奏,这精怪跑起路来比泥鳅还滑头,叶秋不光连他衣角都没摸到,还收到条“爸妈就交给你了,春节快乐”的祝福短信,气的他只恨中午没在叶修那碗汤里多把点盐。

 

 

 

 

 

 

 

叶修出发的早,可好巧不巧赶上下班高峰期,也许是春节将至,身在心已远的上班族们在回家路上愈发焦急,高速上遇着连环追尾,一路堵得生无可恋,饶是他这样淡定的也忍不住心头火直冒。终于磕磕绊绊开到机场,叶修破天荒走了一次VIP通道。他站在贵宾室入口处两眼一扫,瞧见个头发乌黑的男子正背对着他坐着,脱下灰色大衣搭在扶手上,脖子上带着他熟悉的格子围巾,那正是叶修到S市开会时落在周泽楷家里的。

 

 

 

他踱步走到男子身后,冰凉的指尖在脸颊上划过,那人先是一惊,听见轻笑声后了然的握住那只作怪的手,用嘴唇轻轻蹭了蹭,叶修心头急跳几下,见左右无人注意,弯下腰脸贴脸亲了那人一口。

 

 

 

 

 

周泽楷弯弯嘴角,顺势拉着叶修坐下。周泽楷选了个靠近角落的位置,胆子放大点,比刚才更亲密的动作都做得。两人挨得极近,周泽楷身上影影绰绰的须后水味道钻进叶修的鼻子,像是要勾着他再靠近些。叶修从善如流,双手轻抚周泽楷下巴,短短的胡渣刺的手心痒痒的。

 

 

 

“小周你瘦了,”叶修又打量了几个来回,才舍得把眼睛从周泽楷身上挪开。

 

周泽楷有样学样,伸出手捏捏叶修双颊,“前辈,胖了。”

 

 

 

叶修摸摸自己的脸,他吃东西不挑,家里又好吃好喝养着,工作再忙,该长的肉还是一点不少的在长。前段时间早出晚归忙得昏天暗地,身上掉了不少肉,洗澡的时候照镜子都能看见两排排骨。唯独他这两边脸颊上的肉,任你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就连自己亲妈来房间送夜宵都非要揉搓两把才肯放手,还说不给摸就不给吃,叶修只能破罐子破摔,索性让她摸个够。叶秋幸灾乐祸的说,哥你本来是虚胖脸,现在变成婴儿肥,越活越年轻,我真羡慕你。

 

没隔几天,叶秋奉命连着相了好几场亲,回到家来几乎歇菜。他当然不知道这是他亲爱的哥哥和母亲深夜相谈的结果。

 

 

 

周泽楷捏完叶修的脸,又伸手去揉肚子。叶修不拦着,任他从上摸到下,嘴里还嘀咕,我就是脸上肉多点,不信你摸摸,小肚子都没了。周泽楷点头,又摇头,说胖点好,又在心里默默补充,胖点手感才好。

 

 

 

两人三个月不见,没有一丝生分,先迫不及待的互相摸了个遍,确认了心头那份踏实。没见着时只觉得脚底飘飘忽忽,风一吹就要被刮走,也不知道会被带去哪儿,半夜醒来,看着空落落的半边床发呆;现在眼对眼手握手,才惊觉原来有这么久都没碰着对面那个人,一边庆幸对方不在身边时的狼狈模样没被瞧见,一边背着对方松了好大一口气,见到了,就什么都不怕了。

 

 

 

叶修见周泽楷眼底两条青紫,知道他是赶了早班飞机,先飞的B市,在机场里打了个弯,就在这儿等着他来会和。他说小周你先睡会,我看着呢,周泽楷只嗯了一声,又说睡不着。叶修笑他,又不是小孩子,这么兴奋?睡不着眯一会也是好的。

 

 

 

周泽楷只得听话,放低身体,靠着叶修肩膀闭目养神。他临出发前喝了一大杯浓茶,这会儿想睡也睡不着,于是脑海里反复演习到了目的地之后要做的那件事。过了半晌,周泽楷冷不丁来一句,“刚才叶秋打电话给我。”

 

 

 

叶修也不意外,找不到他的时候就找周泽楷,这已经是叶家人的共识。

 

“问我们去哪儿,”周泽楷顿了顿接着说,“还说有时间请我吃饭。”叶修知道他弟原句肯定不是这么简单明了,再说了这两句话前后毫无关系,真能听明白其中曲折的也就只有他。

 

“那你告诉他我们要去哪儿了?”

 

周泽楷犹豫了一会才说,“说我们去过情人节。”

 

“哈哈哈哈哈!”叶修忍不住笑出声,一般人能耐着性子跟周泽楷在电话里交流已经很不容易,叶秋还得隔空看他们秀恩爱,没被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也真亏他涵养好。

 

 

 

周泽楷没明白叶修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不过是叶修笑他也跟着笑,笑完察觉情人节这三个字暗含的份量,自己倒先害羞上了。这几年和叶修在一起,他已经很少会有类似的情绪出现,周泽楷掩饰紧张一般握紧叶修的手问道,“和我一起过情人节,开心?”

 

“开心,和小周去哪里都开心。”叶修顾不上边上有没有人在看,凑过去亲了亲周泽楷额头。周泽楷变戏法一样往叶修手里塞了个小东西,打开一看,是他这两年喜欢上吃的牛轧糖。

 

叶修之前对糖类并不热衷,戒烟之后慢慢的也吃点。倒不是真馋嘴想吃,就是嘴里得有东西,不然闲着难受。有段时间他有事没事就喜欢喊周泽楷过来一起“吃”,糖没吃几颗,口水吃了不少;后来可能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把两人一南一北给拆开,那时候起周泽楷开始给他四处搜刮甜食,有次出差去台湾,寄给他一大包当地特产的牛轧糖,叶修一吃就吃到现在。

 

 

 

现在想来,他们二人最初表明心意,接受彼此的那几天,才真算得上是甜美如蜜,腻人如糖,也短暂如梦。战队,联盟,世邀赛,一件件一桩桩的事,卸不掉,离不开。那时回国不到半月,周泽楷回到赛场上为了唯一的荣耀拼搏,而叶修除了体育局的工作,也不得不继续面对世俗琐事带来的纷扰。一年年过去,这几十个月里,周泽楷能和叶修待在一起的时间,只能用天数来计算,情人节,从来只是日历本上的一个普通日子而已。

 

 

 

 

 

所以后来叶秋问叶修你和周泽楷真的是为了情人节才大老远跑去英国时,叶修说,你不懂,我们那是去重温旧梦。

 


 


 

——TBC

 


评论(5)
热度(236)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