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叶修同周泽楷跟着队伍晃荡到出口处时,已将近晚餐时间。此时照例是喻文州在数着人头,提前出来的黄少天嚷着先去给大家开路,早拉着张佳乐同方锐跳上车绝尘而去,剩下的人老老实实在路边等着电招的士。

叶领队看样子尚未从之前嘴对嘴的碰撞中缓过神,喻文州过来通知可能得再等会才有车来的时候也没太在意,一旁的白庶接着说把大家都送上车我们再走,叶修只是应了声好,又低下头一个劲的摆弄手机。二人头一撇,见叶修身后的周泽楷正望着他们,特别识趣的说完就走,于是枪王继续心满意足的练习他的小动作技巧,蹭蹭这里碰碰那里。叶修象征性瞪了不老实的对象几眼,随后也乐在其中的勾勾手指拉拉衣角,直到上了车,多了个一脸我不看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喻文州坐在边上,两人的技巧练习才消停下来。

 

白庶带队友们去的餐馆就在中国城里,离他们现在的位置开车不到半小时的路程。这家店是在伦敦当地颇有些名声的长寿老店,虽说经过这些年,老板换了好几轮,店面的装修风格也照着旧时候茶馆的味道彻头彻尾的改了一遍,但是论起味道却是一如既往的好。除此之外,它家在口味的选择上也不同于大部分口味单一的中国餐馆,从当地华裔钟爱粤菜到颇受留学生欢迎的川菜,极大程度的满足了华人的味蕾,再加上位置挑的极好,占尽天时地利,一到饭点,来得晚了就得排队。得亏白庶之前还在英国时便经常来这家照顾生意,同老板有交情,否则一下子呼啦一大帮子人,想一口气包下半层二楼,可真有些困难了。

 

这餐馆的老板也不含糊,知道是国家队要来,直接把二楼的三个包厢都拨给了他们。今晚的庆功宴,除了国家队队员,还有志愿者们和工作人员也会到场,好在包厢互通,也不会有哪边遭到冷落。叶修他们前脚踏进中间最大的那个厢房,黄少天后脚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手里攥着个酒瓶,同张佳乐有说有笑——他手里也抱着瓶洋酒,叶修再一看,嗬,还有方锐那个不争气的,拎着两扎啤酒就跟了上来。好家伙,不得了,这是要造反?叶领队当机立断缩在周泽楷身后,拉着枪王给自己打掩护,吱溜一下,特别没出息的坐到了苏沐橙边上。

苏沐橙正跟楚云秀一边嗑瓜子一边聊电视剧,见叶修坐在自己身边,只说了句你来啦又转过头去接着聊。叶修四下张望,趁着其他人还没坐定,悄声对后辈耳提面命。大意是:小周你看见了,黄少天跟张佳乐估计是狠了心要灌我,是今晚的重点防范对象;方锐那个背叛组织的,看表现,不然回去等着我喊沐橙治他;总之形势就是这么个形势,来,重复一遍,你今晚的任务是什么?

周泽楷眨巴眨巴眼睛,小扇子一样的睫毛会说话,晓得的,我办事,你放心。

 

叶修预料的没有错,不光黄少天和张佳乐喝高了,就连张新杰这种死守日程的,都抵不过队友和工作人员的敬酒,喝的直揉眉心。而这再正常不过,对所有人来说,紧绷了几个月的神经终于能彻底放松,胜利的喜悦与比赛的辛劳相互交融,从成功卫冕那一刻起便开始酝酿,在这一晚如同兴奋剂一般打入所有人的身体,似乎没人顾得上吃菜盛饭,谁手里都端着杯酒,也不管认不认识熟不熟悉,见到就敬。还有三五人抱成一团大喊我们是冠军,立马有人接上一句,冠军再来一个,引来阵阵掌声和三连冠的高呼,一边远离战区的叶修嚼着菜,心想三连冠,好主意,我喜欢。

 

他身边的周泽楷喝完不知第多少杯敬酒,面颊开始微微泛红。刚才黄少天拉着张佳乐凑过来,嚷着要给劳苦功高的领队大大敬酒,叶修说不辛苦不辛苦,为人民服务,喝高了的张佳乐大着舌头说哪里哪里,应该的应该的。叶修一拍桌子,说的好,张指导为了国家队卫冕呕心沥血,我要敬张指导一杯,接过黄少天递过来的酒,顺水推舟跟张佳乐碰了个杯。

张佳乐愣了愣,想想觉得叶修难得说句中听的话,二话不说把杯子里的酒喝了个底朝天,抬头一看,周泽楷笑的极好看的对着他亮杯底。黄少天一看不干了,老叶你不够意思啊,来来来,我跟你喝,叶修依葫芦画瓢,喻队劳心费力,我作为前辈真是太惭愧了,来,我也敬你们喻队一杯,就这么着剑圣也被稀里糊涂的灌了一杯酒,对着枪王干干净净的杯底百思不得其解。

这二人出师未捷身先死,喝完就醉醺醺的互相搀扶着走了。叶修啃着排骨,高度赞扬了一下这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行为,同时不忘招呼周泽楷吃菜。他见周泽楷把来敬酒的都给喝的铩羽而归,得意又担心,小周你别这么老实,人家跟你喝意思一下就行了,哪那么傻呢每次都喝光。

周泽楷嗯了一声,吃了口叶修给他夹的藕片,他不光酒量好,就算喝多了也不上脸,外人看着是面不改色,光端着这副样子也能唬住不少人。说老实话,黄少天他们端来的酒不比一般的酒,他连喝两杯才喝出点道道,也不知道是谁出的馊主意,把伏特加和威士忌混在一起,再倒进去些雪碧可乐,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喝下肚才知道厉害。嗯,待会记得提醒前辈注意。

他这会儿觉得后劲慢慢上来,想吃点菜压下去,没吃几口,隔了一个包厢的随队翻译跑过来,叽里呱啦一通说,意思是那边有几个小志愿者,对枪王甚是崇拜,想过来跟枪王合影又不好意思,这名翻译平时就挺热心,现在听到了哪有不帮忙的道理,想着周泽楷平时就好说话,这时候肯定不会拒绝,这时候酒精上脑,头一热说看我给你们把枪王带来,兴冲冲的就跑到这桌来请人。

合影是没问题,周泽楷担心的是有人趁机来给叶修灌酒。叶修特别豪迈的拍胸保证,小周你放心的去,再有来敬酒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周泽楷想想也是,就这么一会,自己速战速决,便一步三回头的造福粉丝去了。

 

周泽楷一走,旁边蠢蠢欲动许久的孙翔端着酒杯扭捏的凑了过来。哟,小孙来给前辈敬酒啊?叶修笑眯眯的等着他炸,可他偏不炸。孙翔今早着实被吓了一跳,还同唐昊合计着要灌他酒,但是仔细想想,叶修都退役了不说,还成了队长的人,自己作为队友,要大度,要成熟,要显得有气量,于情于理多少也要表示一下,给叶修敬酒就是一个展示自己大度成熟有气量的好机会。队长在自己肯定会被拦下来,要等队长离开了才有机会,再说这酒他喝过,就是可乐加点酒,度数和菠萝啤差不多,出不了什么岔子。

叶修见孙翔端着酒,自己不喝便誓不罢休的样子还真就不好驳他的面子,再者说,孙翔嘛,掀不起什么风浪。他举起茶杯,小孙你知道我酒量不好,我就以茶……

就这杯,孙翔把就被塞进叶修手里,他今晚也喝多了,有些你不喝我就不走的架势。他还特地强调不是酒,就是可乐对了点酒,没事的。

行行行,就这个就这个,叶修觉得这小孩真是一根筋,看样子的确是可乐,想也没想就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

 

孙翔眼见叶修喝干净自己敬的酒,还未来得及高兴,只见叶修手中的杯子滑落在地,整个人如同失了重心的不倒翁,扶着椅背左右摇晃。

“叶修你没……”

孙翔呆住,他未来得及说出口的“事”字和叶修一起,像半空中掉落的铅块一般,“哐当”一声跌落在地。



——TBC

评论(18)
热度(339)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