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国家队一行人一路吵闹,中途趁着雨势变小,集体加快脚步,下桥直奔伦敦塔。白庶先行一步,早已取好票在入口处等着他们,到了之后清点了一下人数,确认没把谁落在桥上后喻文州说到:“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进去吧。”说完便同白庶开始按个分发门票。

 

喻文州话音刚落,叶修就连着打了两个喷嚏。苏沐橙快步走到他身边,满脸担心的问:“不会是刚才淋雨着了凉,感冒了吧?”

“哪有那么弱,”叶修笑道,接过周泽楷递来的手帕擦了擦鼻子,“觉得有些冷倒是真的——诶诶,小周你可以别再脱衣服了啊。”眼瞅着周泽楷又要脱下外套,叶修连忙出声制止,“待会进到室内就没事了。”

枪王又悻悻的把衣服穿上,一脸不赞同地看着叶修。苏沐橙目光在两人之间打了个转,决定还是不要搀和的好,倒是走到两人身边的白庶好心解了围,“没事儿的周队,待会进去了就有咖啡店,到时给叶神买杯热饮暖暖就好。”

周泽楷点点头,虽然看着还是一副不放心的样子,至少没再想着脱衣服了,他和叶修一前一后,排着队进了塔。

 

伦敦塔实际上是一组塔群,从中心往外,不同时期建造的起来的塔楼分别起着内外防御的作用,除此之外,最外层四周还有护城壕,某些时期作为监狱使用过,之前从桥上望见城垛时,队里提前做了功课的人,比如王杰希,就开始沿路向队友科普塔里诞生的诸多传说。叶修闲不住还同张佳乐方锐他们几个咬耳朵,别说大眼这样子讲鬼故事还真吓人,说完几个人笑成一团,浑然不觉王杰希瞪射过来的视线。

 

同样做了功课的还有张新杰与肖时钦,多亏了他们,白庶带着队友一路参观景点的时候轻松了不少。他对伦敦塔还说得上是熟悉,留学时带着父母和亲戚朋友逛伦敦,这里是必不可少的景点之一,不过一下要他应付十几个人还是有些强人所难,尤其是看着正在向不断提出问题的黄少天做讲解的肖时钦和喻文州,白庶暗自庆幸自己遇上的是周泽楷和叶修,在他看来,除了必要的讲解,剩下的问题那两人都可以靠脑电波交流解决。

 

逛完大半圈,加上之前一口气不歇的走过大桥,叶修这种体力与脑力成反比的开始四处观察说好的咖啡店在哪儿,嘴速跟体力值一同见红的黄少天也嚷着找个地休息休息,白庶安慰队友马上就到,说着带着他们走上主道,在某个不知名的塔前左转,眼前果真出现了家小餐馆。

 

黄少天欢呼一声冲进去,嘴里问着队长你要吃什么,手里已经拿出钱包准备随时付账,张佳乐方锐随后跟进,纠结是喝咖啡还是茶,苏沐橙和楚云秀凑一块挑选着甜点,年轻点的,比如孙翔,刚想点杯冷饮就打了个喷嚏,被唐昊李轩一阵嘲笑,张新杰和王杰希,肖时钦坐一块,表示自己还是不太习惯国外的饮料,喝杯柠檬水就好。

 

 

“前辈……喝什么?”

“嗯……还没选好,小周喝什么?”

周泽楷嗜甜,点了杯焦糖巧克力,叶修见状笑笑说,那我也点巧克力好了。

“试试这个?”周泽楷指着另外一种口味,语气里有些跃跃欲试的味道。

“行啊,那就这个吧。”叶修不太在乎口味,有人帮他选当然乐得轻松,点完单回到座位的路上又灵机一动,顺了黄少天的玛芬和张佳乐的姜饼,惹得两人又是一阵跳脚。

“老叶你是不是人这是最后一块我还一口没吃!!”

“废话,你吃了我还不稀要。”

“卧槽叶修把最大那块还来!!”

“这么大一块你吃的完吗你,哥好心帮你还不领情。”

“滚滚滚!”

 

几人这么一闹,周泽楷当然以为是叶修饿了,放下杯子就要去给他夹蛋糕,被叶修及时制止。

“小周坐下,吃。”

说罢,叶修把“战利品”推到周泽楷面前,笑眯眯的看着他,隔壁桌惨遭毒手的两人同时露出一副快要厥过去的表情,只恨不能真人快打叶修这个祸害。

 

周泽楷心情复杂的拿起姜饼啃了起来,叶修眼里看着,龙心大悦的喝了一大口面前的热巧克力。

“……好喝?”

“还行吧……?”叶修费了点劲咽下这口味奇特的巧克力,表情微妙。见对面的周泽楷一脸好奇,叶修举起杯子,稍稍倾斜杯口,“要不小周你也尝尝?”

“嗯!”

周泽楷探过脑袋喝了口,皱着眉评价,“怪。”

“怪也是你点的”叶修放下杯子取笑,周泽楷想了想,把自己那杯推给叶修,“这个甜。”

叶修双手捧着后辈的超大杯巧克力,咕噜咕噜灌了几口才把嘴里那股怪味去掉,喝完还伸出舌头舔掉嘴唇边上的浮沫,摇头感叹:“小周你真的是很喜欢甜食啊。”

这并不是什么夸奖的话,周泽楷听了,不知为何也不好意思的笑起来,叶修见了也跟着笑,心想小周真是有趣,又把杯子推回周泽楷那边,“我喝几口就够了,小周你接着喝吧。”

 

周泽楷没动,之后像是试探似的望了叶修一眼。叶修不明所以的“嗯?”了声,只见后辈深吸了口气,捧起马克杯,轻轻旋转杯身,把他刚才喝过的那边面向自己。

他隐约猜出后辈要做什么,而周泽楷看着叶修的眼神里甚至带上了恶作剧即将成功的兴奋。两人心照不宣,如同约好一起做成坏事的孩童般,心跳加速,嘴角无法抑制的上扬。

叶修又忍不住轻咬下唇。他呼吸急促,只能睁大眼睛看着周泽楷缓慢而坚定的将二人的唇印重叠,再看着周泽楷伸出舌头,舔弄自己刚才触碰过的地方。这一刻叶修甚至觉得,他的嘴唇,也要被后辈炙热的爱意灼伤了。

 

 

凭着多年的直觉,白庶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一路都是他走在周泽楷和叶修两人身前带路和讲解,但自从进入珍宝馆,不,应该说从餐馆里出来,叶修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时扭过头去,东看西看就是不和人眼神对上,尤其像是在躲避周泽楷的视线;枪王那边更不用谈,投去询问的眼神全都被周泽楷一脸满足的笑容挡回来,看的人背后冷汗直冒。左思右想,白庶琢磨着两人也没心思看什么皇冠和佩剑,跟周泽楷点头示意一下,快步走到喻文州身边,积极主动的投入了给黄少天答疑解惑的行列。

 

叶修见白庶终于走开,悄悄的松了口气。

临时起意也好,蓄谋已久也罢,周泽楷刚才可是把自己折腾惨了。他敢肯定,只要周泽楷再抱着杯子多舔那么几下,叶修,叶领队能当场硬给他周泽楷看。

来而不往非礼也,叶修决定给这个不懂尊重前辈的后辈一点小小的回礼。

叶修慢腾腾的走到周泽楷斜侧,拍拍对方左肩。周泽楷反应不及,被偷袭个正着,最初的惊讶过后,脸上的表情彻底被震惊与难以置信的喜悦所取代。

 

“小周啊,”叶领队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大的非礼了一把枪王,不仅结结实实的亲了口,还用舌头在对方嘴巴上兜了个圈,他压低音量小声说,“记住了,以后得这样亲才合格。”

周泽楷涨红着脸,蚊子哼哼似的说知道了,他不知道的是叶修也红透了脸,只是硬撑着说完这句才落荒而逃。

 

之后难得慌不择路的叶修被黄少天逮个正着,为了报刚才的夺食之仇,黄少天逼着叶修答应自己回去再PK个三百回合,而一旁的白庶看着本就心虚,为了应付黄少天胡乱点头答应的叶修,决定还是不要告诉他,其实你们两个玩亲亲这件事,不光我回头撞见了,还被监控拍的一清二楚比较好。


——TBC


P.S:伦敦塔内容相关部分有参考维基百科与官方网站

评论(7)
热度(309)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