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结果周泽楷的生日就在两人你三言我一语的长途电话中静静地过去了。

 

“小周,生日快乐。”

叶修的声音听起来比平时要沙哑些,还带着困倦引出的鼻音,他半闭着眼睛,说话时总觉得好像睁开双眼就能看见周泽楷站在自己面前,于是他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这笑声同他的温柔心意透过电波传给周泽楷,直把话筒另一边的人烧的耳朵发烫。

 

“嗯……谢谢。前辈也要注意身体。”

电话那头的叶修无奈,出发前他还提醒周泽楷到了B市小心别着凉,现在反倒是他自己小看了G市的早晚温差,不幸中奖得了感冒,引得一同参加会议的黄少天好一阵嘲笑。

也许是感冒药起了作用,叶修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十二点后好不容易驱散的睡意又卷土重来。周泽楷本来就是一边整理文件一边同叶修长途,这时候自然舍不得让他再陪自己熬夜,仔细叮嘱完对方记得按时吃药,两人互道晚安便挂了电话。

 

安下心来处理公事的周泽楷大概想不到,上一秒说着晚安的前辈,下一秒就打开手机TB,手指快速敲击屏幕,时不时跳出几张截图,看上去像是同卖家确认着什么。

 

十几分钟后叶修退出软件,将手机调到睡眠状态。一旦放松下来,身体上的疲惫便一拥而上,这反倒让他更好的集中精神,思考如何将周泽楷今年的生日礼物送出去这件事。

 

两个多月前,叶修在S市周泽楷家里第一次见到对方身穿高中正式制服的照片。之前他也在电视节目里看到过一些周泽楷中学时期的照片,一部分是和家人在一起时穿的日常便服,或是穿着运动服参加运动会时和队友一起拍下的。像相册里那张,周泽楷穿着白衬衫黑马甲黑西裤,打着格子领带的模样,还真是第一次见。

不得不说,十年前青葱模样的小周,好看的有点超出叶修预料。

 

听说儿子要回母校参加校庆才把相册取出怀旧的周母和叶修并排坐着,见到这张照片后不禁笑道,“这套校服我看泽楷统共也就只穿了这么一次。”

“小周穿这套挺好看的呀,怎么平时不穿?”叶修好奇。

“不是不穿,”周母继续解释,“他们在学校一般都穿运动服,喏,就这个,”说着指着另一张照片里的周泽楷给叶修看,“你看,土不土的?”

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到了叶修这儿就是出嫦娥,“衣服是挺土的,小周好看。”

“是的呀,”周母赞同,“我问他那套洋气点的怎么不穿呢?他说只有学校正式场合才会要求学生统一穿这套,好了,等到他都走了也只穿过一次,想想也蛮可惜的。”

 

是,真可惜,叶修在一旁重重的点了点头。


——TBC

评论(9)
热度(217)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