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一行人沿着路标走上塔桥没多久,天空中便开始飘起蒙蒙细雨。国家队的队员们已经习惯这个岛国变幻莫测从不跟随预报的天气,即使没有出发前白庶的特意提醒,队伍里早有准备的也已经撑开随身备着的雨伞,剩下嫌麻烦的那几个早就自觉找好蹭伞目标,身形像是从渔网里溜走的鱼一样,“吱溜”一下钻进了伞底。

叶修不紧不慢的踩着步子走在后头,风吹着雨丝夹杂着凉意一阵阵打在他的脸上和身上。稍时,雨慢慢变大,他加快步伐,额发和刘海沾上雨水,湿成一缕缕,服帖的趴在前额,周泽楷紧跟着他,好几次试着伸出手为他挡雨,都被叶修不着痕迹的躲开。

“老叶,要不你在我们这儿来躲躲?”

走在二人前面不远的方锐从肖时钦伞底下探过头,虽说叶修这人平时又欠又贱,但是看他这会被雨淋的湿透,这可怜兮兮的样子还真让他于心不忍,和方锐共伞的肖时钦搭腔,“是啊叶神,这伞挤一挤指不定还能站个人。”

“就你们那小伞,再加一个我进去,点心大大你是准备挂在伞柄上躲雨吗?”

 方锐顿时没声,叶修这话欠是欠了点,却也是句实话。随身带着的伞能有大,站下两个将近180的大男人左右两边肩膀还得出去一块,更别说塞进第三个人。

“行不行啊方锐,老叶你到我们这儿来,我跟你说队长带的这伞可大了又结实,在G市下多大的雨都淋不湿……”

“少天,”叶修打断说个不停剑圣,“你知道吗我现在无比想念你的文字泡,发自真心。”

“前辈别开玩笑了。”

“是真的,而且我还会想要是这些文字泡都能实体化,这桥上的人拿来遮雨人手一个还有得多。”

“叶修你滚!!好心当成驴肝肺你就淋雨吧!!!感冒了可别找我们队长要感冒药!!”

“黄少天你别忘了大眼爸爸还在呢,是看不起谁啊?”

“不好意思,我这里只有儿童感冒药,叶神也想尝尝吗?”

其他人顿时哄笑成一团,在逐渐加大的雨势下沉闷气氛又开始活跃起来。

    一路都跟在叶修身后周泽楷眉头依然皱着,论情形他也就比叶修好那么一点点,外套多了个帽子,至少现在头发还是干的。枪王个性使然,早上采访前就将雨伞放进了随身包里,在飘下小雨那一刻他都模拟自己撑着伞走向叶修的场景了。雨中漫步这种事情,刻意去做恐怕自己都会发笑,唯独这种不经意间的成全,才是可遇不可求,周泽楷一点都不介意在这件事上被老天爷推一把。

可惜走进了才发现,同叶修聊着天的苏沐橙和楚云秀出门前因为换了包而忘记带伞,欢喜的被推着向前踉跄一步的周泽楷不假思索的把伞塞到苏沐橙手里,“给你。”

苏沐橙还想拒绝,叶修接过撑开伞,一把放进楚云秀手里,说道,“以后你们每个包都放把伞,我出钱。”

楚云秀脾气直爽,不跟叶修多客气,当然没忘跟伞的正主点了点头,“谢了周队。”

“嗯,不用。”

周泽楷的伞够大,遮住两个女孩子再加个人也没问题,他一声不吭的拉过前辈,示意对方也进去躲雨,叶修笑着摇摇头,“小周你不是还淋着,哥陪你。”

“不行,会生病。”

“这么点雨,不至于。”

周泽楷不说话,脱下外套就往叶修身上套。

“诶,小周你干嘛?”

叶修愣住,下意识挥手挡开。他是没想到小周这么倔,“哥身体好着呢,淋点雨不算什么,说不定等会雨就停了。”

见后辈还是固执的将外套遮在自己头顶,叶修叹了口气,“小周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周泽楷依然维持着挡雨的姿势不动,他并没有答话,只是将脑袋垂的更低,脸上的表情被半片阴影遮住。叶修瞧见枪王明显透露出“我不开心”讯息的嘴角,觉得可爱又可气,他突然放大步子小跑起来,还不忘回头说道,“赶紧把衣服穿上,感冒发烧了哥可不管你。”

枪王就这么被“任性”的前辈丢在身后。冷风卷着细雨迎面扑来,内里只穿了件单衣的周泽楷终于禁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他揉揉鼻子,见叶修没有回头的意思,心里头委屈担忧不解各占三分,剩下一分,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叶修故意走得快些,不多时便晃荡到两个女孩子身边。苏沐橙见他这颇有些狼狈的样子,虽然知道没用处,也还是拿出随身手帕递给他,“擦擦吧。”

“还费这劲,反正都湿透了。”话虽说出口,叶修依然老老实实的接过手帕抹把脸,顺手把湿透的刘海向后捋,露出光洁的前额,这下看来比之前那副样子倒是精神不少。

“周队一个人跟在后面,怪可怜的,你不去看看?” 看着叶修身后不远处眼巴巴望过来的周泽楷,苏沐橙意有所指的说。

 叶修还没想好怎么回答这明显挖了坑等自己跳的问题,就听见周泽楷又打了个喷嚏,还不小。叶修拗的过苏沐橙拗不过自己,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不让人省心的后辈。

要不怎么说漂亮面孔生大米呢,打完喷嚏擦鼻子这姿势放谁身上都不太能入眼,搁周泽楷这儿,异国建筑再加上凄风苦雨,调个黑白镜头硬是能掰出黑白大片的范儿。当然叶修一时半会还想不到这些,他眼里见着心里想着,只觉得我家小周除了偶尔犯熊,打喷嚏也这么好看。

丝毫未察觉自己靠“美色”博得前辈心的枪王还惨兮兮的在口袋里摸索着纸巾擦鼻涕,连叶修走到他身边都未发觉。

“喏,拿去,用完了回去洗干净还给沐橙。”叶修干巴巴的说。

“哦……”,周泽楷拿着塞到手里的藏青色手帕,一时间愣住了,擦着擦着又开心起来,前辈看上去一副“哥不管你了”的样子,心里还是惦记着自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态度就变软了,不过总比让人困扰的冷战要好。

周泽楷用完手帕,方方正正的叠成个豆腐块放进口袋里,叶修在他身侧低着头数石块。两个人平时相处,经常也会像现在这样,沉默是主角,但是这种让他们同样不自在,可却不能抽身离开的安静气氛,还是第一次。

 结果是行动说话的周泽楷换下了安静与沉默。

“前辈,我…………”

“知道我为什么不理你吗?”,叶修抢白,“这么说吧,你担心我着凉生病,是不是?”

“是。”

叶修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周,我一直觉得很多事情咱俩的同步率都高的吓人,看来这次也不例外。”

说完,叶修有些好笑的想,小周这样的聪明人如果都不能明自己的意思,那干脆就在这桥上分开算了。



———TBC

评论(14)
热度(325)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