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与大多数同龄人不同,叶修并没有经历过所谓“性意味”上的青春期躁动。

十三四岁的他就对游戏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不仅仅是单纯的通关游戏获得成就那么简单,关卡的每一个细节,如何节省时间,更有效率的组队,武器素材的获取与武器炼制,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无比沉迷。除去课业,他的精力与时间几乎全都用来钻研各种游戏。渐渐地,这一爱好所带来的成果在同班男生中传开,接着是同年级,到最后,整个初中部都知道有个叫叶修的男生,玩游戏不是一般的厉害。

跟着名声接踵而来的就是各种各样的约战与邀请,有拜托他去网游里砸场子的,也有狮子大开口想买断他去大公会里做会长保镖的。叶修那会还是个吃穿不愁的小少爷,别人嘴里开出的价码没一样能入得了他的眼,更何况家里老头要是知道他不光沉迷游戏,还靠这个赚人家钱,想想都发憷,比起这些,和兴趣相投的朋友一同研究游戏还更有趣些。

但如果说这些一脚踏入青春期的男生聚在一起只会昏天黑地的打游戏,也未免无趣了些。正是因为这样的年纪,对任何事情都抱有高度的好奇心,其中又难免有几个心思特别活络的——往往都是这些人,在之后漫长的成长期里,都可以称他们为“造福大众不求回报”的好心人。

叶修的那拨游戏迷朋友里就有这么一个。

他清楚的记得那是初二暑假的一个午后,在朋友家客厅午睡的叶修在一阵奇怪的呻吟声中醒来,他一睁眼,看见正对着自己的大屏幕上一对男女正赤身的做着活塞运动。

“我去……你们干嘛?”

这是废话,自然也没人回答他。

叶修左右看看,友人们俱是一脸难耐的表情,一般遇上这类尴尬时刻,如果他再脸皮厚点,或者对这事再上心点,也许会说些太不够意思了有好东西也不叫醒哥们之类的话缓解气氛。可惜的是第一样他还不到火候,第二样他也兴趣缺缺,于是叶修做了一件自己未觉但事后在同学间流传甚广的事情。他好笑又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我先过去开机子,你们解决完了洗干净手再来。

后来这句“洗干净手再来”成了少数几个知情人之间的金句,每年同学聚会都要被当做段子拿出来讲一讲,主讲人再顺带回忆一下自己和国家队领队之间的少年情谊,这些都是后话了。

 

而作为段子当事人的叶修之所以将这件事记得这么清楚,当然不会是对那天下午的爱情运动片还有什么印象,实际上他也是在经过某件事醍醐灌顶后再往回忆里搜索蛛丝马迹时,才醒悟过来为何自己那天的反应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正所谓该来的总会来,无论早晚。改变叶修人生轨迹的某件事,终于在他率领嘉世三连冠建立王朝的那个晚上,姗姗来迟。

 

那晚嘉世队员集体喝高,酒过半晌,全都上了兴头,排着队嚷嚷着要灌队长。刚开始叶修还能意思意思抿两口,到后来唯有摆着手说行了行了,拉过即将退役的副队长,嘴里也说着胡话,老吴啊你也算是为队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小的们就交给你了,说完便脚底抹油躲酒去了。

 

本想吹吹夜风清醒一下的嘉世队长念头一转,想起出了包厢左转,走廊尽头有个专门提供给服务生休息的小房间,以前的庆功宴靠着它避开了好些紧追不舍的记者,今晚看时间应该不会还有记者蹲点,刚打完比赛又喝了超出自己酒量不少的啤酒,叶修此时双腿也有些发虚,思忖倒不如先去小房间躺会,反正待会看自己不见了老吴他们也会找过来。

定下主意的叶修强撑着快步走到休息室门口,脑袋里已是一团浆糊的他压根没注意到房间里还有别的动静,“咔”的一声打开了门。

这轻轻的开门声,活生生吓傻了屋里屋外三个人。

叶修目瞪口呆的看着屋里沙发上抱在一起的两个男人,别提醒酒,魂都要惊的飞出来。

里面那两个也不好受,事儿做到一半门被打开,偷吃被撞个正着,按理来说是理亏,谁想到这人还不知轻重的盯着看,上面的那个憋不住,粗声粗气的说,看什么看,没看过?

可不是没看过吗,叶修回过神来,心里直叫苦,真当他喜欢看?房间就那么小,两人衣服都扒的差不多,叶修眼神好,虽说没开灯,借着月色不能看的不想看的都看了个遍,可比起那两人,叶修觉得吃亏的是自己。

没、没看过……啊不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

酒精上脑的嘉世队长没了往日里一半精明,心脏跳得砰砰作响,他大着舌头连连道歉,用力关上门,眼下他情愿回去给灌个十杯八杯的也好过看这活春宫。等他逃难一样回到座位上时,吴雪峰已经宣告阵亡,搂着空啤酒瓶醉的不省人事,叶修咬咬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全当是压惊,对着啤酒瓶口猛灌几口,几名老队员开始还大声叫好,紧接着发现不对劲,只见叶修摇晃几下,扑通一声,滚到桌子底下直接醉成一摊烂泥。

 

那晚到底怎么回的宿舍叶修毫无记忆。第二天他忍着宿醉的头痛在队内给吴雪峰开了个小型告别式,接着同队友送他到机场,互道珍重,从此别过。

再之后,处理完队内的杂务,紧跟着来的便是漫长夏休期。

然而暂时不用为比赛操心的嘉世队长,开始为另一种压力所困扰。

 

那晚看到的场景开始频繁的出现在梦中,一次比一次清晰,细节被放大,夸张,情人间的耳鬓厮磨,明明并非肉眼所见,却像与生俱来一般,在脑中被一遍又一遍的重演。一同随之而来的还有逐渐浮上心头,在当晚凭借酒力强行压下的异样感觉。

无论是从心理还是生理上来说,叶修都觉得自己早已过了青涩悸动的年纪,但每天早晨醒来后下身又湿又腻的贴身衣裤告诉他事实并不如此。

以往遇到这种事,洗手间或者自己忍着二选一,这对他来说没什么难的,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这只是正常的生理现象,来了也就来了,无需大惊小怪,完全没必要耗费精力去应付。但这一遭和他之前对“性”的认识堪称南辕北辙,更令他不解的是,当他少见的打开电脑第一件事不是登录游戏而是点开搜索引擎,打破耻度的下载片子来看,期待中的反应也没有如约而来。

莫非哥青春期来的比别人晚,口味还特别独特?

走入死胡同的叶修百无聊赖的乱点着网页上各色链接,每天洗内裤可不是个事,虽说可以一天换一条,可下赛季沐橙就要加入队伍,见自己比之前严重的多的黑眼圈也会追问到底。

正苦恼着,他随手点开的网页画面一变,跳出一张两个白人赤身裸体为对方口交的动图。

 

叶修像是被烫到一样扔开手中鼠标,死死盯住开始变换姿势的两个男人,出于本能的觉得不好,继续看下去会血本无归,眼神却是被牢牢抓住无法移开。

屏幕中的演员还在敬业的做着活塞运动,叶修越看越口渴,他呼吸急促,脑门浮出一层薄汗,心中警铃大作,如同要验证什么一般,叶修心慌意乱的低下头,不出所料,或者说理所当然的,只对男人起反应的小弟弟少有的精神奕奕,和刚才还死气沉沉的那副模样截然不同。

 

叶修四肢僵硬的走到洗手间,解决生理问题后,双手捂脸坐在马桶盖上,如果被人拍了发微博,说这是四十岁中年失意男子思考人生都有人信。

等慢慢直面人生的冲击里缓过神来,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叶秋那小子该不会也喜欢男人吧?

 

一个月后他前脚跟弟弟出柜后脚就问出这个问题,叶秋心里默念十遍这人是我哥才没把喝剩下的面疙瘩汤糊叶修一脸。

“我是认真的,”叶修难得正经,“再说平日里说双胞胎有默契说的最多的还不是你。”

“那是默契!能跟性向一样吗!”,说到第二句叶秋压低嗓门,“你怎么发现的?你有男朋友了?”

“哪儿来的男朋友,”叶修一脸你没救了的表情看着弟弟,“你怎么想的就想着我有男朋友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找男朋友?”叶秋犹豫一会,问道。

“这哪是我想就有的,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叶修倒挺无所谓,他接受事情一向很快,也想得通。喜欢男人就喜欢男人,只不过撸管对象换了个性别,赛季一开始,该干嘛该干嘛,只要不影响自己打荣耀,喜欢阿猫阿猫又有什么区别。

“……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会看上你。”叶秋看哥哥一副老神在在的无赖样子小声嘟囔。

叶修白他一眼,你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从哥哥离家出走就揉碎了心的苦命弟弟,在异国回想起这段多年前的往事,内心无比庆幸的想,还好,还好是周队看上了你。

 

————TBC


年纪大了……打不动活动了…………


争取做条按时更新的好狗,汪

评论(19)
热度(363)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