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叶修当然没的烟抽。来比赛的时偷带出来两条烟,不是被苏沐橙看到拿走一包,就是被周泽楷发现顺走半条,他自己没抽多少,倒是全都被两人以叶修戒烟的名义发给了工作人员和随队记者。二十天比赛下来,叶领队体贴亲民关心下属的名声都快传回国内荣耀圈。在这边的但凡只要抽烟,见到他就好比见到亲人,联盟脸T就这么活生生被虚假信息塑造成了联盟新一代好前辈。

 

也不知道他这次是走的什么运,白天基本上都在室内打转没机会抽,晚上想抽还得瞅准时机躲着那二人,要么打开窗子吹着冷风抽几口,要么苦逼兮兮的站在电线杆子下解解馋,就这么缩衣紧食的盘算,到后面烟还是开始不够抽。叶修的烟瘾不能只用大小来衡量,它同荣耀一样,早就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可以这么说,比赛越是激烈,他需要的尼古丁就越多,如果不是家里人和周泽楷的双重压力让他在国内就渡过了戒烟前期那段形如枯槁状若烂泥的日子,比赛时他的状态如何还真得另说。

 

想到这叶修忍不住舔舔嘴唇,从半决赛结束到现在,他满打满算只摸到半根烟,还是烟屁股那截。回忆起周泽楷拿走他点燃的最后一根烟,抽完半根把剩下那段还给他时那副摸样,他就后悔昨晚没在枪王脖子上多咬出几个印子。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戒烟糖,罗汉果味儿的,扔进嘴里含了几下,咔哧咔哧的嚼碎吞下去,好在比赛结束,他的苦日子也到头了。刚才叶秋在QQ上给他发了条消息,说二十分钟后就到,叶修别的不关心,就关心弟弟给自己带烟了没。叶秋身为父母的好儿子,同时身为叶修的笨弟弟,非常可耻的在哥哥的威逼利诱下跳反成了叛徒。叶秋暗度陈仓,借着到英国办事的名义给他快要死于尼古丁枯竭症的哥哥送解药来。特别是在事情中途耽搁的那几天,他感受到了之前快三十年都没有体验过的来自兄长的关爱,这导致他一办完事就搭最快的一班到伦敦的飞机,来看看自己哥哥是不是承受不了戒烟的压力终于精神错乱了。

 

车子刚驶进大门,叶秋就看到自己哥哥没个正形的斜靠在酒店门柱上。不一会司机停好车,打开驾驶座下车帮他搬出行李。他付完车钱,并告知对方不用找零全做小费,一见到弟弟下车就踱步过来的叶修忍不住嘴欠说了句“真土豪不解释”,转过身来的叶秋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心平气和的说到:“土豪心情不好,觉得口袋里的东西有点多余想扔了,你说怎么样?”

“哥可是在这等了你二十多分钟,你就这么对我?”

叶秋翻白眼,“你等的是我吗。” 

叶修痛心疾首状,“身为弟弟还有没有点良心了,不是等你还能等谁?” 

“好了好了别恶心了,信不信吐你一脸飞机餐。”

“你吐啊,弄脏了你赔,这衣服可贵了我告诉你。”

 

叶修无心的一句话,在叶秋听来就觉得有层别的意思,"你这衣服我看着眼生,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没见过?”

叶修拍开弟弟伸过来想翻看牌子的手,“哥买衣服还要向你报备啊?没大没小的。”

“不对。”叶秋再凑近,不是他看不上他哥的品味,虽然的确不怎么高,只是他实在是太清楚他哥在穿衣这件事上能随便到什么程度。以前在外面就不说了,回了家还是那几身淘宝款穿着,拉他上街没试几件就坐在店里沙发上赖着不走,翘着腿坐那儿打地鼠。冬天就更是变本加厉,仗着有暖气,外套都不换,披着厚毛毯子打游戏打的昏天暗地。连工作繁忙一个月回不了几次家的母亲都催叶秋——“带你哥出去买几件像样的衣服,车轱辘似的穿那几件是寒碜谁呢。”——就这样也没能把叶修这也不知道是毛病还是习惯给拗过来,他可不信就离家这么个把月能把叶修转了性子,讲究起品味来。

 

“干嘛干嘛,大庭广众的注意点影响。”叶修推开弟弟,整了整衣领,“衣服是沐橙给哥挑的,有意见啊?”

“哦……”,叶秋半信半疑的退开,从口袋里掏出半个手掌大的一盒东西递给叶修,“出门太急就从爸桌上拿了一包,回去问起来我就说是给你的。还有,”说着又从随身行李里掏出一条围巾,“妈说英国风大,让我给你带条围巾来。”

叶修接过香烟,特别珍惜的摩挲两下,内心激动无以言表,就差没流出两行热泪仰天大喊哥总算熬出头了。他嘴里虽然嫌麻烦的说着后天就回国,还要费这个事,但也老实低头让叶秋给他把围巾围上。叶秋给他系着围巾还不忘叮嘱他少抽点,叶修嗯嗯的敷衍说知道了,心里想着等叶秋走了看哥怎么变着花儿抽。

 

“对了,你什么时候走?”

叶秋气结,两人见面还不到十分钟,叶修就一脸事儿办完了你跪安吧的表情催自己走,是倒了什么霉摊上这么个哥哥?还是说,叶修真有什么秘密是不能让他知道的?

他这两年跟哥哥住一块,开始慢慢摸清叶修想事情的套路。也许就像别人说的那样,双胞胎之间真的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存在,时间长了,叶秋自认为摸索出一套对付他哥的办法,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叶修说什么都能轻而易举的让他炸毛。

“我酒店还没定,要不跟你就凑合着睡一晚得了,反正明天中午的飞机,咱俩还能多待会。” 

“不行。”

叶修刚想说也好,不过你被踢下床可别怪我,就感到背后传来一阵热源,肩膀也被人半抱半搂的扣住。他扭头一看,比自己高几分钟的后辈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叶秋。叶修不动声色的用胳膊肘碰碰周泽楷,接收到前辈的信息的枪王收回目光时扫到对方手里的那包香烟,嘴角动了动,挤出“你好”两个字,嘴巴就如同受到刺激紧紧关上的贝壳一般不再说话。

 

两人之间的互动叶秋眼里看着,心里从见面起就有的疑惑倒是一点点解开,衣服是苏沐橙挑的?见面十分钟不到就赶自己回去?叶秋这时忽然觉得智商下线的哥哥也挺可爱,至少比他后面站着的这个黑脸帅哥可爱多了。

 

叶秋暗忖自己不能跟小辈一般见识,便主动伸出手来同对方打招呼,“周队你好,百闻不如一见,真人比电视上还要帅。我是叶秋,叶修的弟弟,他没跟你提起过我吧?”

周泽楷刚才那一系列动作,几乎可以看成是野兽基于对自身所有物的独占欲做出的本能反应,现在枪王理智回归,笑容复位,被人这么一夸也不好意思再板着脸,顺着台阶也伸出手来同叶秋握了握,腼腆的说:“……嗯,知道,你帮他戒烟。”

“哟,他还跟你说这个?那他有没有跟你说过刚戒烟那会他半死不活的样子?肯定说了我不少坏话。”

“瞎说什么,谁半死不活了?”

“你啊,要不我把照片给周队看看?”

“没…………戒烟,对身体好,谢谢。”

“哪里,客气了,毕竟是一家人,他能把烟戒了我们也安心些,你说是吧周队?”

叶修摇头,这个笨蛋弟弟,拿出跟外人谈生意的路数跟小周打太极实在是下下策。小周是老实人,更是聪明人,这么明显的话里有话哪里会听不出来。周泽楷表情镇定,右手环上叶修腰间,轻轻往自己怀里带了带,说:“……嗯,对,一起戒烟,一家人。”

 

看到此情此景,叶秋的脸色终于绷不住,他朝周泽楷笑笑,放缓语气,对叶修问道:“哥,你房卡呢?”

“在这儿呢,”叶修拍拍外套口袋,“怎么了?”

“不怎么,”叶秋伸手摸出房卡,“回房放行李。”



——TBC


评论(13)
热度(446)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