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哐”地一声门响,孙翔一脸通红地冲进房间,闷头几步走到床边,给手机插好充电器,抬头看了看好奇望过来的唐昊和白庶,嘴唇蠕动,犹豫半晌,叹了口气,挫败的开口说道:“我碰见叶修坐在队长床上……”

 

“卧槽,真的假的?”,唐昊一脸惊讶,打完决赛两人还有力气那个?看来这“第一人”的名头真不是白拿的。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八卦前后第一人搅在一起的事,这早不新鲜了。唐昊看着孙翔一脸“谁来戳瞎我狗眼”的表情,忍不住下意识的扭头看向个性沉稳的白庶。孙翔在这方面的可不是一般的钝感,国家队里大概也就他没察觉到周泽楷和叶修那档子事了,今早来这么一遭,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要是现在不开导好,造成什么心理障碍导致比赛分心之类的可就没地说理去了。唐昊好坏当过几年队长,这两年也慢慢开始学着约队员聊天谈心,疏导压力。可他也没处理过“万能的涯叔我发现我的队长是基佬他对象还是之前打败过我们的对手现在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急急”这种一小时内必上天涯热帖的突发事件,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在英国生活多年并且富有骑士精神的白庶大大。

 

白庶这边倒是平静的很,也没有做出大惊小怪的样子,看着就是经历过大场面。他眼神示意唐唐昊稍安勿躁,对孙翔说道:“坐在床上而已,说不定只是刚好去跟你们队长打招呼呢?”

 

“他睡在被子里!还穿着我们轮回的衣服!再说谁打招呼会打到床上去啊!”孙翔一副三观俱碎的样子,生怕另外两人不信似的大力拍打床单,好像床垫震动一下他的话就真实一分。

“可能叶修跟周泽楷关系比较好?集训的时候他们两个不是老一起出现一起消失,这没什么吧?”话说到后头唐昊自己都不信了,没什么……个鬼啊!这都没什么难道要吃饭时候你一口我一口才算有什么吗!

 

想继续反驳的孙翔一下子噎住了,他努力回想集训事情那两人的互动,好像……的确是……有那么点不对劲?吃饭的时候队长永远坐在叶修边上就不说了,有好几次当着大家的面说吸烟不好,叶修嘴里说小周你连前辈也敢管造反啊你,手里还是听话的把烟掐了。那时候自己还觉得真不愧是队长不愧是荣耀第一人,能当面让叶修这没下限的下不来台,现在想来,这根本是两人当着全体中国队队员的面秀恩爱啊!!!叶修你脸皮也太厚了吧!!!带坏我们队长!!!还有队长你也是!!!杜明还没追到唐柔呢你就偷跑还有没有队友爱了!!!

 

 

孙翔脸上神色青一阵红一阵的变换莫测,末了抹了一把脸,骂了句:“靠,真他妈想不到。”

骂完又抱怨的说:“不够意气啊队长,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们说,要不是我今天撞到还不知道要瞒到什么时候去,你们说是不是?”

 

白庶看孙翔这样子就知道他自己开始慢慢想明白了,刚给完唐昊一个“不愧是神助攻”的称赞表情,听到孙翔一席话简直五官错位,想笑不能笑,表情扭曲的拉不回来,心里一阵翻江倒海,堪称冰火两重天,又为了掩饰不自然的表情,他别过头假装咳嗽,迭声说道:“对对对,要不是你运气好碰到了我们都被蒙在鼓里呢,是吧唐昊?”

 

“啊?哦,对,没错,他们藏得也太好了,简直不把我们当队友!有机会一定要灌他们!”同样被孙翔那几句话震住的唐昊接过话茬,同白庶交换了一个“孙翔脱线,百闻不如一见”的敬佩眼神。

 

“就是就是!对了白庶,你不是说今晚要去中国城吃吗,选日不如撞日,咱们今晚趁机灌醉他们,你们说怎么样?”孙翔兴致勃勃的提议。

“这……我不太会喝酒,孙翔你也不太能喝吧我记得?上次邀请赛庆功宴你没喝几口就倒了,还是我背你回的房间。”

说完唐昊和孙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两双充满期待的眼睛不约而同望向白庶。

“呃……我是能喝酒没错,不过…………”

“那就这么决定了!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白庶!不要辜负组织的信任!”不等白庶说完孙翔就一脸好战友我信你的表情拍拍他肩膀,乐滋滋的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看着孙翔那副胸有成竹,俨然已经看到醉倒在地的叶修的表情,白庶同情的摇了摇头。天真的孙翔同学,你忘记叶修身边还有个据说在上届邀请赛庆功宴上喝倒一片的枪王了吗?才过一年就好了伤疤忘了痛,要我怎么说你好呢?

 

越想越觉得今晚这鸿门宴自己也要赔进去的白庶大大,内心忧伤的点亮了一排蜡烛,为轮回,为兴欣,也为自己。

 

孙翔那边还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灌醉叶修”的具体细节,叶修已经麻利的从床上爬起,准备回房换套衣服准备采访了。周泽楷第一次见叶修穿自己的衣服,还是轮回的队服,当然舍不得就这么把人放回去。枪王腿长手长,快走几步一把将人搂紧,一下力气用过头,叶修只觉得腰都快被勒断。

 

“诶,小周你这孩子,快放手,哥要回去换衣服了。”横着腰间的结实手臂一动不动,脖子上呼出的热气倒是更急促了,叶修没法,又开口说道:“乖,换完衣服我马上过来找你,嗯?松松手?”

 

 

叶修难得软言软语劝着,哪里知道就是这少见的服软让周泽楷刚动摇小心思顷刻间跟灌了混凝土一般牢不可破。他听话的松开手,同时不给叶修再开口的机会,把他推到床沿边上坐下,盯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前辈,穿我的衣服。”

叶修哭笑不得,“小周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你的衣服我穿不下啊。”

“没关系,有外套。”

这话倒是有理,国家队队服每个款式都发了两套,也许是考虑到收藏用,其中一套没写编号。多出的这套挺多队员看着材质不错,集训期间也会穿来日常用,或者只要不比赛就穿这套,到叶修这儿就更方便了,两件轮着穿,出国都不用动脑子收拾衣服。

“那还有裤子呢!”

只见枪王变戏法一般从箱子里抽出一条牛仔裤,腼腆的挠挠头,递给叶修。

 

叶修接过来一看,好么,码子都是自己的,这下不想穿都不行了。他问都不想问小周你怎么搞到我裤子码数的,都说他这个战术大师走一步想十步,今天看来,跟枪王大大这走半步就能想到火星的脑补功力比,能给他一打的战术大师还嫌少。

 

“傻笑什么!快转过身去!哥换衣服了!”叶修板起脸训话。

周泽楷很明显没被叶修这色厉内荏的表情给唬住,笑的酒窝都出来了,叶修气归气,但是想想这种种准备里肯定有苏沐橙的推波助澜,再加上对着这张俊脸实在没办法说重话,只能手里使劲,对着联盟门面的脸又掐又捏,嘴里也不饶人,“小周啊,你心脏你自己知道吗?”

“知道。”

“那你打算怎么赔我单纯的小周?嗯?”

“前辈……不喜欢?”

“呵。”叶修松开蹂躏枪王的手,俯下身凑近对方耳朵,轻轻吹口气,慢吞吞的说到:“这个嘛……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二人一起出现在餐厅的时候,大部分队员都已经吃完了早餐。黄少天嘴里的土豆泥还没咽下,看到叶修跟机关枪见到靶子一样,一秒开枪上镗。

“老叶你怎么才来!还有没有领队的责任感了!队长一大早就起来你再看看你!啧啧你这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昨晚是不是又背着我们偷偷抢BOSS去了!我就知道你这没下限的趁大家打完比赛都累了没力气跟你抢开着小号干坏事去了吧!还有没有队友爱了有没有了你!!”

“呵。”

“…………少天,你土豆泥喷我衣服上了。”旁边的喻文州好脾气的拍拍黄少天,示意对方坐下。他同叶修打了个招呼,看见对方穿了件高领衬衫,意味深长的看了周泽楷一眼。

 

陆陆续续大家都注意到了平时随便一件T恤加外套的叶修不同以往的搭配风格,眼睛都跟长了腿似的往枪王身上瞟。周泽楷心情大好,队友的各色眼神挥一挥手全都拂开,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和平时一样走到餐桌前给叶修取早点,见孙翔朝自己走来,朝对方抿嘴笑了笑。

 

孙翔一看到周泽楷就想到今早那一幕,一时间五味杂陈,酝酿半天,磕磕绊绊挤出个“恭喜”,连平时最爱吃的巧克力蛋糕都没夹,说完端着盘子转身就跑了。

 

一头雾水的第一人拿着满盘早点坐回前辈身边,不明所以的看向叶修。知道来龙去脉的领队大大拿起最后一个巧克力蛋糕,满足的咬了一口,语气沧桑的说:“没事,孩子长大了,青春期呢。”

哦,周泽楷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没大细想,顺手给叶修递了个香肠面包。

叶修咬了一口又推回给周泽楷,“你吃吧,我吃不下了。”

“好。”

 

 

“队长,我吃不下了。”黄少天推开餐盘,面无表情。

“没事少天,”喻文州温和的说,“大家都吃不下。”


——TBC



一人乐好寂寞啊…………

就好像一个人脱了裤子玩耍可身边的人都好好穿着衣服一样…………【x


评论(44)
热度(605)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