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只是现下,于恋爱情事上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都尚显稚嫩的枪王,一脸苦恼的站在浴室里看着自己精神抖擞的小兄弟,还未来得及做些什么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周泽楷手忙脚乱的围好浴巾,尽量下拉借以掩饰半勃的下体,弓着身体打开了门。

 

“……………………”,叶修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半裸美男,对方涨红了一张俊脸,丢下一句“我去穿衣服”就逃也似的躲进浴室。叶修也不客气,几步走进房间,往周泽楷那张床上一靠,还给自己腰后塞了个枕头,大半个身子钻进被子里,又顺手拿过床头的平板电脑玩了起来,这架势比进自己房间还自然,浑然忘记他才是说“洗干净在床上等我”的那个人。

 

周泽楷磨蹭半天,勉强算同自己的分身达成和解,再度收拾清爽穿好睡衣走出浴室没两步,和平条约一秒破裂。

他看着床上那个人,心底传来的阵阵嘶吼声振聋发聩。

 

叶修这边倒是怡然自得的很,他洗了个战斗澡,随便那件T恤套件棉裤,两手往口袋里一插,懒洋洋的叼着根棒棒棒,装备也不带,赤手空拳的就过来刷枪王副本了。

怕什么呢,BOSS都是他的了,还怕通不了关么。

 

叶修想得不可谓不开,两人的那层窗户纸早在集训时就被周泽楷捅破了,自己当时嘴里说的是一切等比赛完再说,中途身体也是把持不住的撩拨逗弄对方,在不在一起,答不答应,左右不过一句话的事。又加上刚才大巴上周泽楷整的那一出,也算是给这段时间来的兜兜转转按下了休止符。他心里清楚,电梯里的邀请就相当于说,从现在起,叶修同志要和周泽楷同志谈朋友了,请问两位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做好了,没做好敢不穿着内裤就过来找一看就知道精力充沛的小男友吗?

 

周泽楷僵在原地,对造反的小兄弟一点办法都没有。叶修眼皮一抬,暗自发笑,他不点破,也不正眼看对方,右手继续玩着游戏,空出的左手拍拍大床上空着的那边,“小周,过来睡。”

周泽楷彻底没辙,只得上床。一掀开被子他就后悔了,叶修坐的不太老实,又只穿了一条短裤,越界的小腿白晃晃在深色床单上跟他打着招呼。又兴许是被子里捂久了猛然接触到空气嫌冷,小腿主人没舍得再让他多看几眼就将它缩回层层的被褥当中。

 

不过周泽楷也没时间懊恼自己怎么没多掀开点被子,叶修已经停下游戏,整个身子裹在被子里,包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枪王只一眼就想开了,人都在我被子里了,还少那几下吗?

 

不少,当然不少。叶修今晚给他的会比他预想中的要多的多。

只是这一时半会深更半夜,吃太多也会撑着,调教要一步一步的来,甜头也要一口一口的给。

周泽楷不傻,看叶修这样,自己也关了灯,麻溜的钻进被子,但毕竟是个老实孩子,前辈没动,他也不愿太过唐突。两人就这么面对面躺着,一时半会谁也没有说话,手脚都规规矩矩的放在自己这边,看着还真像只是临时凑合在一张床上睡觉的队友。

 

叶修的呼吸很轻,有意无意混同着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味,在空气中摸索着,一点点舔舐着身边人的脸颊,眼睑,耳垂,脖子。周泽楷下边不能乱动,上面的脑子反倒转的更快,他小幅度的调整姿势,试着把手搭上叶修的腰,见对方没拒绝,又大着胆子整个上半身蹭过去,下半身还得老实的原地待命。开玩笑,小弟弟还没安抚好,可不能就这么急吼吼的,把前辈吓跑了怎么办?

 

周泽楷不知道半天没出声的叶修也在酝酿情绪,毕竟是第一次,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一连串动作说没有心理负担那是假话。好比几分钟前还打定主意今晚不给糖不睡,然而手搭上来那一刻叶修只感觉一股热流从脚底直冲脑门,他终于欣喜又懊恼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是何等渴望与对方亲密接触。叶修这辈子难得对什么事犹豫不决,但现在对他来说就是一道坎,他在黑灯瞎火里寻思了半天,也不确定是直接亲过去好还是先摸摸不肯下去的小小周好,万一上来就太刺激吓坏了小周怎么办?

 

两人各自纠结着,都忘了上床这档子事,尤其是第一次,不怕一个缩,怕就怕在两个一起缩,扭扭捏捏的谁都不肯走第一步,盖着一张被子还琢磨一二三四五按步骤先做哪个好,力气大了会不会疼力气小了有没有感觉,等想好了也就天亮了,大家起床洗洗刷刷,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以后就是再想搞,无论脸皮厚薄心里都得有个疙瘩,这道理叶修懂,再不懂的代入BOSS首杀也就懂了。

 

别看叶修平日里对吃喝住行都不在意,向来一副给什么我都接着的态度,可真要关乎记挂在心里的人和事,他可从来都不含糊。决定和周泽楷在一起,就意味着不论两人间即将发生些什么,叶修都希望那是最好的,至少自己给出的这份是。

 

一旦想通透,再做起来也没那么难了。虽说自己也是雏儿,可他心想自己好歹也比周泽楷多吃几年饭多看几部片(这个倒未必),都是第一次,应该和副本开荒差不多,讲究的不就是胆大心细,有句话说的好,实干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叶修不多说二话,招呼也不打,上来就握住周泽楷小弟弟,来了个全方位密不透风的亲密接触。

 

周泽楷就是再投一次胎走个轮回也想不到叶修会这么直接,一时间只觉得四肢五感齐齐炸开,身体猛的弹起,嗓子眼冒火,直喘粗气,这一手来的太突然,他甚至想不到办法找准自己的声音,本就不擅长说话的那张嘴只剩下结巴喊前辈的份儿,就连这几个字都带着股战战兢兢的劲儿,而内心深处喷涌而出的狂喜同样让他无所适从,前辈放手和前辈再多摸摸这两个念头谁都不肯各退一步,只把周泽楷折磨的直哼哼。年轻的枪王又念及这可是叶修的手在摸着自己那话儿,胯下分身更是感同身受的又冒出一大股液体,邀功似的站的更直了。

 

“小东西,耍流氓啊。”叶修恶人先告状,弹弹手里硬物以示惩戒,这下可把周泽楷委屈坏了,哪儿小了?你摸的你不知道大小?

要说叶修怎么能拉仇恨呢,轻轻巧巧一句话就让手里的小枪王辩白一般又大了一圈,眼看着一只手快要握不住,叶修只好手里嘴里双管齐下,也没觉得膈应,头一低就把关乎自己从今往后生活质量的宝贝玩意含进了嘴里。

 

黑暗中周泽楷充满欲望的呻吟声彻底划破他心底的牢笼,那只名为欲望的野兽,终究是要出来了。

 


评论(15)
热度(480)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