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中国国家队下榻的酒店离比赛场馆并不太远,只是今晚恰好是一年一次的荣耀世界邀请赛,加上目的地同样也位于伦敦市中心区,便难得的遇上了一次深夜堵车。叶修迷迷糊糊被周泽楷叫醒时,车已从场馆开出四十多分钟了。

“到了?”

“没……”,周泽楷显然也是刚睡醒,两只眼皮黏在一起不太撑得开的样子。叶修好歹算是睡了会,精神上的疲劳度稍减,但活动四肢后发现倒比之前更加酸软。

“小周不厚道啊,”叶修忍了一会还是打出个大哈欠,接过适时递上的纸巾擦擦眼角溢出的泪水,边抹脸边说:“你这么又拍又推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本来就是要叫醒你的啊,枪王迷茫的想,怎么变成我的不是了。

“说吧,什么事?”

周泽楷递过手机,叶修接过扫了几眼,是电竞之家的记者发来的,大致整理了一些明早采访会用到的问题。叶修看完,正打算站起身同喻文州和张佳乐抓紧时间一起讨论讨论,可他左瞧右看,喻文州靠着玻璃窗正是好眠,黄少天在一边飞快打字也不知在写些什么;又瞄见张佳乐戴着耳机睡得死沉,心眼一转,一个大跨步走到他座位前,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拉对方扎起的小辫,“张指导,起来了张指导,头发着火啦。”

没想到张佳乐睡眠质量还挺好,叶修就这么来回折腾两分钟才把人给弄醒。

“啊??!!哪儿着火啦??!!”张佳乐挣扎着把播放器退出就直接睡死过去,被叶修唬这一下,差点吓得从椅子上窜起来。看清是叶修后气不打一处来,“叶修你几岁了!幼不幼稚!”

“哥二十九,一枝花儿的年纪。”

“呸,要点脸啊你!你这是恩将仇报你知道吗!”

“说什么呢,睡糊涂了吧你,你哪儿来的恩啊?”叶修这才放下张佳乐宝贝似的头发,一屁股在他边上坐下。

张佳乐心想你跟周泽楷刚才那腻乎劲我没喊着火把举起来就是恩了知不知道,可总归没有说出这话的脸皮。他越想越郁闷,听着满车的笑声更是恨不得掐死边上这个没下限的。

他俩这一来一去,闹出动静可不小,一车人看着更是乐翻了天。平时叶修有事没事就撩撩张佳乐,众人也早已习惯,只是被撩的那个反应这么大还是头一回,黄少天和方锐早就笑的直拍扶手,黄少天又更夸张,倒在早就醒来的喻文州身上边笑边揉肚子。

“老叶你也太缺德了!”方锐笑的乱颤还不忘跟职业选手群发消息描述现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你还一枝花呢狗尾巴花还差不多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我要笑死了队长你录音了吗待会放群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什么!有那么好笑吗!”张佳乐气急败坏。

“听见没,不许笑了,没看见张指导不高兴呢,回去给你们加倍练习啊。”叶修板着脸训人。

“滚,”张佳乐就差没吼了。

不一会张佳乐扎好头发,还没忘瞪叶修一眼,“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啊。”

“啧啧,当了指导都感跟领队顶嘴了,”叶修掏出手机划拉两下,调出条信息,“明天早上采访的问题,刚整理出来,你看看。”

趁着张佳乐看手机的当口叶修把喻文州也喊了过来,三个人低头凑一块商量了会,把修改好的问题发回给杂志那边时,车子也缓缓开入了酒店停车场。

 

众人在车前集合,解散前喻文州没忘记做个简短的赛后小结,又提醒了一遍各队员明早十点会议室准时集合,集体接受杂志采访。说完他又补充了句,接下来两天的自由活动时间就由白庶这半个本地人给大家做向导了。

 

白庶做职业选手的时间不短,但岁数着实不大,按普通大众的标准算还是大学生的年纪,再加上出来的早,先是求学再是职业比赛,孤身一人摸爬滚打了许久,不光待人接物有自己的一套,也磨出了一身察言观色的本事。喻文州话音刚落,白庶便接话说,明天就带大伙去中国城吃顿好的,引来一阵欢呼雀跃声。叶修呢,趁着周泽楷没注意,凑到白庶身边,压低嗓子问知道中国城哪儿有卖中国烟吗?没等到对方答话却迎面撞上一双笑盈盈的大眼睛,第一枪炮师正站在车门处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再一回头,腼腆的枪王就差没在脑门儿上插个牌子,写上“前辈晚上来我房间吗”这几个大字,真可谓前有狼后有虎。白庶一脸同情的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摇了摇头表示我也帮不了你了,前辈你多多保重,便跟在孙翔唐昊后面一起进了电梯。

 

苏沐橙看着一脸期待又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的周泽楷,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还是帮他把那块牌子再举举高好了。

不,不光得举高,对待叶修这个除了荣耀其他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的人来说,这牌子得直截了当砸在他头上,让他眼冒金星找不着北,一举拿下才最好。

“我先回房啦。”

苏沐橙身手敏捷地钻进将将合上的电梯门缝隙,关门前还不忘对两人眨眨眼,周泽楷心领神会,左右观察了一下,一把握住叶修的手,磕磕绊绊,跟最低级的豌豆射手似的喷出几个字,“前辈,我房间,来?”

 

他心跳得厉害,他想说孙翔打了招呼今晚不回来去唐昊房间睡,想说前辈你来我房间我有个惊喜给你,还想说前辈我之前得告白你是接受了呢还是接受了呢还是接受了呢,一大堆话挤在一起,它们从周泽楷脑子里窜到他嘴边,再争先恐后的想走出去,一直走,走到叶修心里。


“小周啊,”叶修一脸严肃,“你老实告诉我。”

“嗯?”

“沐橙都给你看什么了?”

“没、没、没什么…………”

周泽楷的脸颊瞬间臊得直发烫,他没好意思说苏沐橙真没给他看什么,都是他自己去看了那什么和什么。

叶修不知其中原委,只道妹妹大了管不住了,却也觉得周泽楷这副模样难得一见,就有心逗一逗他:

“小周想把我带去你房里干嘛呢?”

枪王的思路不是吹的,就这一句话便能一路从叶修进房脑补到叶修洗澡,再到叶修钻进被子直到叶修喊自己起床。一时间无数个叶修在周泽楷脑子里晃荡,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叶修人精一样,看周泽楷这样子就猜到他在想些什么,可也没本事闯进人家脑子里问你这么随便脑补给版权了吗,再说这坑有一半还是自己挖的,电梯一到,头也不回的径直朝自己房间走去,留下周泽楷在身后,脑子里星星变陨石,把枪王的美好幻想砸的七零八落。


叶修最后还是没能狠下心,折回原地,“愣着干什么呢?还不快洗干净了在床上等我。”

说完也没再看一眼周泽楷,一溜烟的开门关门回到自己房间,直到浴缸里的水快要变凉,叶修看着镜子里依旧满脸通红的自己,心想现在打电话给小周说不去了还来及吗,不会冲过来把自己扛过去吧?

 

  许久之后偶然得知领队大大曾想过临阵脱逃的枪王笑着表示,前辈,不重,没问题。

   

    当时没有拒绝真是太明智了,看着周泽楷越发捉摸不透的笑容,叶修欣慰的想。

 



评论(14)
热度(547)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