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周泽楷在台下答完记者提问,同随行志愿者点头示意后,快步走向出口时,叶修还端着官方脸一个接一个的应付那些恨不得伸到他面前来的话筒。他表情并不见得有多兴奋,细心些的人还能抓住眼角眉梢隐隐泄露出的些许倦意,但谁也不能否认,此时此刻,叶修嘴角上挂着的是半个多月来最舒心和放松的笑容。

 

原因无他,只是此刻刚刚结束的第二届世界荣耀邀请赛,主办地英国伦敦,中国队在决赛中以擂台赛落后一分的情况下,在与主办国英国队鏖战四十分钟团队赛的最后一刻,以骑士一记牺牲吼叫为赛点,扭转比赛形式,击败英国队,成功实现卫冕。

 

而对于记者们来说,骑士角色的操作者恰恰正是当年在英国国内联赛效力过的队员这点,才是赛后最值得大书特书的一个热点。

 

周泽楷一走出场馆便立刻穿上外套,虽说现在是夏天,位置也同样身处北半球,伦敦却不同于国内一到七月就开始进入全国大范围高温的天气。恰恰相反,时值八月,夜晚温度却如同中国三四月刚开春时一般,畏寒的人还得靠着围巾或帽子来抵挡寒意。周泽楷站在接驳大巴前等了会,晚风寒意一阵赛过一阵,他不得不拉高外套领口,脖子缩进去,掏出手机看了眼,默默算了下时间,心想这大概是近年来少见的超过四十分钟的赛后记者会了。

 

“小周你不上车?”

张佳乐扶着车门,半个身子探出来,还未来得及开口说第二句就被冷风兜了个满头满脸,他狠狠的打了个哆嗦,像是生怕这冷风杀个回马枪,没等周泽楷开口又抢着说:“赶紧上来吧,这鬼天气再多吹会肯定得感冒。”

周泽楷嗯了声,又摇了摇头,说句谢谢又继续闷头等着。这架势再清楚不过,嗯,没关系,我还不上车,你先上去吧,谢谢关心。

张佳乐低声嘟囔了句,返回座位经过黄少天,这也是个闲不住的,更何况这时候喻文州还在同叶修一起应付记者,嘴巴闭着大半个钟头没打开差点憋死他。就听见黄少天小声问,周泽楷不上来?这是等谁呢?

还能有谁啊,张佳乐撇撇嘴,老叶呗。句尾语气词里不知是揶揄多些还是感叹多些。

然后黄少天特别配合的啧了一声。

 

没多久叶修的身影终于出现,走向大巴的路上还遇着特地留下没走的志愿者,等签名合影完,时针也堪堪划过十点。他眼神好,大老远就看见车门口杵着个人,动也不动。叶修掏出烟,点着,叼在嘴边,也不见他抽,一步一晃的走到车门前站定,抬起手揉了揉那人头顶。“等着我哪。”

“嗯。”

两人没能再说什么,车门估计也不想看两傻帽吹着冷风在自己眼前腻歪,“吱”的一声就打开了,叶修抓紧时间捏捏周泽楷手心,没蹭着什么倒把自己凉的一惊。

他心底了然,回头对周泽楷说,你坐外面,周泽楷今晚也不知道嗯了多少回,对着叶修条件反射的又蹦出个嗯,反正只要是跟叶修坐一起,里面外面都一样。

 

说来有趣,周泽楷看上去呆呆的,嘴巴也不利索,平时也不见他借助身体语言与人沟通过,但是睡觉时却特别的不老实,字面意思上的。睡在床上先不说,打瞌睡上半身左摇右晃的也就算了,还特喜欢说倒就倒,不过这习惯知道的没几个,叶修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还可以算是感触最深的那个。

周泽楷第一次把脑袋加半个身子“砸”向同样在打瞌睡的叶修后,他还感慨看不出枪王大大这么记仇,都一年多了还不放过任何一个向抢走他们总冠军奖杯的叶修报仇的机会。

当然,事后周泽楷红着脸道歉却还贼心不死的偷瞄前辈的目光,一边神游一边揉着“老胳膊老腿”的叶修自然是没有发觉的了。

 

“坐下吧。”叶修拍拍靠垫,指指自己肩膀,“想睡就靠着这儿,”说完又假模假样的吓唬道:“待会再乱动就把你绑起来。”

周泽楷饶是被冷风吹木了大半个脑袋,叶修的用意也读的差不多了。靠窗位置的玻璃已经被风吹得个透心凉,前辈这么别扭的体贴自己,真可爱。

 

人这东西也奇怪,有些事情不想,只管扔那儿,不需要十天半个月,指不定扭头都能忘;一细想,惦记上了,一秒都等不得,都要烧起来。周泽楷现在就是这么个状态,他坐在位子上,怎么都不踏实,先是觉得耳朵痒,摸摸,接着又揉揉鼻子,隔一会挠挠脖子搓搓手,末了实在憋不住,嘿嘿两声,旁边的叶修眼神从沿途一盏盏路灯上移开,暗叹自己今天也是开了眼界,不看的时候只道身边坐了只猴子,看见了就觉得,这车里几时上了个二百五啊。

叶修忍不住伸手扯扯枪王还未暖和透的脸颊,“开心?”

“嗯。”

周泽楷见叶修没有拿开手的意思,又补了句,“赢了,开心。”前辈关心我,也开心。

“那是,”叶修松开手,“也不看领队是谁。”

“嗯,前辈,厉害。”这次周泽楷抢了先手,指尖轻触叶修搁在扶手上的左手掌心,还未彻底散去的凉意激的叶修心底一颤。

“小周也厉害。”

联盟前后第一人乐此不疲的互相吹捧,脸不红心不跳。

 

 

坐斜前方的张佳乐正不停的按着向后键切歌听,他就后悔自己怎么选了这么个位置,歌没听几首,光听一个没下限的老家伙跟一个脸皮薄心眼实的小年轻你一言我一句的交流“比赛心得”,还是特腻心的那种。

 

“够了诶老叶,有你这么吹牛的吗?”

“就是就是,你应该说也不看看队长是谁,对吧队长?”

张佳乐首先开火,接着同样离叶修他们只有一个靠背之隔的黄少天抓紧机会速度跟上,怎么看都是集火的节奏。

只是他们忽略了后面那两个可是一加一等于无限大的主,叶修都懒得开口,左手食指轻敲周泽楷掌心,努努嘴示意小周你上。可惜心思缜密的叶领队算漏了今晚身边这人也是Debuff在身,电波一时半会还未跟他对接上,两人相加虽然还是无限大,方向可就不太对了。

 

周泽楷心跳还没回到正常数值,也没注意听对方说了些啥,只寻思着难得和前辈气氛正好———能不好吗,一个多小时前刚赢的比赛——分不出心神应付别人。枪王大大身体先于大脑做出反应,只见他半举起叶修的手——在另外两人眼里就是特扎眼的两只互相握紧的手——晃了晃,表情腼腆而得意,谈笑间闪瞎队友双眼。

叶修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小周,你这是杀敌一千自损三百啊……”叶修叹息着扶额,周泽楷还在握着叶修的手傻乐,望向叶修的眼神里分明在问,损哪儿了?

叶修没了脾气,径自调整了个舒服些的姿势闭目养神。周泽楷见他这样,也不再闹腾,老老实实得坐直了用左手别扭地刷着微博玩。

至于领队说好的冠军福利,吃饱喝足了再讨也不迟。

 

“靠。”

黄少天对于自己竟然被个嘴残弄得哑口无言极其不满,而且对方其实根本没张嘴,这感觉就像己方角色刚蓄满力准备放大招,对手一句“不玩了”直接强行下线。剑圣内心郁闷无比,本还想锲而不舍的对身边的喻文州再好好说道说道,看到对方略显疲惫的神色后也就认命的低头玩起手机,脑子里把屏幕上不停飞起落下的水果当作领队大大切了一次又一次。

 

至于张佳乐,五分钟前他就把耳机带上了,脸上神色好似看破一切,把播放列表切到命运交响曲,单曲循环,一直到睡着都没再换过。

 

不管了,他想,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们要搞,就搞去吧。


评论(19)
热度(1115)

© 中华一包四十 / Powered by LOFTER